5月20日     Li Yang,Ying Liang,Z先生和Gentlemen

  《盲山》

  片子很不错,后半部分强于前半部分,但国内放映的话,也许不会是足本。剧本保持了李扬上部片子的许多优点:照顾到大小人物的特征,细节生动,某些情节很“生猛”——再次体现出导演商业片的潜质。我是看得很起劲的,因为很好看,尤其是结尾陡然出现,赢得一片掌声与喝彩。

  我觉得遗憾的地方主要有三处:1)片头字幕写明:这是90年代初的故事。如果没有这行字,这个电影会更有责任心,对剧作、立场和态度将会有更多的考验,甚至是”拷问”。2)摄影是林良忠,他是比较老派的风格,造了很多夕阳的暖调效果,人物光给得也很“齐”,影调整体“平”一些;而李扬对时空的处理是很年轻的方式,有很强的当代电影语言的能力。两者间的平衡与抗衡默默地体现在每场戏的中间,不是很清楚普通观众会不会察觉,但我猜也许会有一些感觉的。3)个别戏,台词拍太多了,动作没拍够。

  我很喜欢李扬的时空意识以及自信的叙事把控,这是近来相当出色的中国电影了。

  在看这个片子之前,另一个李洋(虎皮)到“工作室”来碰面了。我恰巧不在,他一时又没找到彭珊,就去问工作人员Z先生。以下是他们第一场对话(以彭珊的转述和我的记忆为准):

  第一场  日 内    “工作室”办公室
  Z先生:你可以留下名字吗?。
  李洋:我叫Li Yang。
  Z先生:我知道你找Ying Liang,你能留你的名字吗?
  李洋:我就叫LiYang,我找Ying Liang!
  Z先生:你也叫Ying Liang吗?
  ……

  很快李洋发现彭珊,于是在遮阳伞下聊天。这时Z先生拿着《盲山》的票过来,以下是他们的第二场对话(仍旧以彭珊的转述和我的记忆为准):

  第二场 日  外      “工作室”meeting 伞下
  Z先生:原来你就是Li Yang.
  李洋:是啊!你现在明白了?
  Z先生:原来马上要放你的电影啊,祝贺啊!
  李洋:……

  男人苦命

  Georges今天问我喜欢戛纳吗?我说喜欢,就是看片太难了!

  这几天我们有个固定节目,就是向很多人抱怨、同时很多人向我们抱怨–戛纳不是个观众的电影节!

  今天为了有机会进电影院“破记录”——第一次看很多导演的大屏幕,我们定了11点的那场35个导演的短片。没想到只是躲过了初一,临开场我还是进不去!因为这是重要的“贺寿短片”,电影节临时改变规矩,这场居然也要“盛装”。

  真的是非常愤怒,电影院就在面前,仪仗队在“站岗”,我们手里明明有票子,看不成!无数“上当”的Gentlemen,仅仅是因为没有领结而无法入场,几个戴领带和浅色西服的Gentlemen更倒霉,站在一边哭丧个脸;有个说英语的和保安推来推去,差点动手,我猜是美国佬。我们在边上讲理,另一个法国哥们帮我们翻译,那些保安TMD一句英语都听不懂。

  我们住的宾馆很远,头班车是8:30,李洋说出租车大约20欧圆,我还是觉得比较贵一点。后天和大后天有两场竞赛片的放映是8:30,其中有索科洛夫的片子,我打算一早步行过去,大约需要90分钟的样子。如果到时候,再出现临开场进不去的状况,我也很难保证自己的情绪了。

  

| 2,739次阅读
首页

7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