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港的最后一天,无意在报纸上看到《破天·慌》仍在元朗与粉岭上映。这两个地方偏远到爆,不过粉岭接近罗湖,回家顺路。而且粉岭戏院在联和墟,1959年9月11日开业,是目前全港留存最旧的电影院。去观光一下亦无不可。
  出了火车站,坐车,然后在村里转了半天才找到。好彩,一进场就开演了。我看电影最怕的就是没看到开头,会让我整场坐立不安。相信没多少人会跑来这里看电影,影院里设备感觉古老,像从前的大礼堂,不过银幕和音响已经更新过了,整体效果还行。

  第一次看萨马兰的大银幕,还是有些小激动。
  这部电影当然不像评论说的那么差,其实,大部分时间里还是非常抓人的,小黑人对悬念场面的推动一向有一手,水准保持。不过这一次在电影语言上,跟以前比是保守了,有些失望。我觉得小黑人可能因为上部《水妞》票房不好而受到警告,所以《破天·慌》在惊悚场面上更靠近传统。好在效果尚佳,时不时能听到影院里此起彼伏的大惊小叫。有些镜头还相当残忍,不知道小黑人想干嘛。
  只是结局处理有些草率——其实不光是结局了,整个片子的构思和着力点,与人们印象中惊悚片有一定的错位。我感觉萨马兰也没思考好怎么处理这个错位。最核心的悬念设置很不“商业化”,说服力明显不够,是那种不符合娱乐规律的设定(我没法说太具体,依我看网络上大部分评论都是严重剧透)。其实这也不是问题,问题是如果把这部电影当做大片来操作,票房就非常危险。它实在太像个惊悚片了,但看到最后却不是惊悚片,所以巨大的失落需要找地方骂娘来发泄。就像《Hancock》太像个超级英雄大片了,但看到最后却变成了爱情片。这种反差有些人气得要骂娘,有的人会也高兴得骂娘。
  对于《破天·慌》来说,这个题材要不就更“偏激”更“个人化”一点,要不就满足大众来个“惊天逆转”。现在的结果,是两者都想要而两者都没爽到。在观众被吊足胃口之后你却来个大撒把,当然要被他们狂殴。没事爱思考人生的青年呢,也许会觉得本片意味太浅了些,用个惊悚片外壳来悲天悯人,毕竟是不太合常理的事。
  《破天·慌》的“作者味”没有前几部那么重,但依然保持了一些萨马兰电影的特质。也许这就是好莱坞环境下的妥协,这让小黑人面临着一个选择,是继续妥协还是另谋出路。得想点新招了,再这么混下去,我看有点悬。

| 2,390次阅读
首页

3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