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牧心同学探讨,我是从比较实际的操作角度来说,我认为讨论纪录片,一定要考虑到现实的因素,才会比较准确。对于《东京奥林匹克》,我想谈两个方面。

  第一,是你说到的《奥林匹亚》与《东京》的对比。我觉得首先要确立一点,《奥林匹亚》在展示运动之美方面是不可超越的经典。一个是纳粹给了导演空前绝后的便利条件,一些机位的设计,在现在看来根本是不可能实现,没有实际操作意义。现在的电视、电影拍摄是为运动项目服务的,而不是相反。拥有庞大的不可思议的素材量是这部电影最成功的地方,后人难以企及。另外一个,当然是里芬斯坦尔的导演、剪辑天才了,这个无须多谈。

  但是,每部作品都有自己的特点。我猜市川昆拍这部片的时候,也知道重复走《奥林匹亚》的路子是没意义的,像他这样的创作者当然会企图从另一条路径达到同样的高度。就算最后结果是《东京》拍得不如《奥林匹亚》,也不影响片子本身的地位。关键看它自己的特色是不是能在时间考验下立得住。所以,我觉得与《奥林匹亚》对比意义不大,《东京》的机位变换是没它多,可电影不是比机位,是比特点和生命力的。这样就来到第二个方面了,《东京》的特点在哪里,导演有没有做足?

  体操的空间观念那一段不用提了,对老周来说,这一段是绝好的教材,体现了六十年代日本导演时空观念的自由。但就像我说的,时空观念只是导演的修养和能力问题,最后要交出的还是作品整体,整部《东京奥林匹克》是在说什么,怎么说的?

  我想开头的几分钟是很关键的,它其实已经透露了导演的意图。这个也不用多解释,从镜头就能看得出来,破旧立新、重新腾飞,整个视觉与声音元素的配合(环境声都夸大突出了,与音乐节奏接合)、节奏的掌握、意义的传达都很明确。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没开字幕,也完全能看懂。你没发现,其实这部电影是可以不开字幕欣赏的。你说特写镜头太多观众完全搞不懂比赛场面和名次——这大概就是我与你观点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这部电影特点所在,下面仔细说说。

  因为最近我也拍了一些体育题材,所以也比较清楚体育项目的拍摄尤其是现场拍摄的难度有多大。而且对于一次奥运会的纪录,会有很多“环节”是无法忽略的,比如冗长的开幕仪式等等。对这部分导演是尽职尽责。对运动项目的展示才是体现他的特色与意图的地方,但运动项目又是最难出“特色”的地方。你看现在的电视体育转播,机位非常贫乏,但让观众“看清楚”过程是主要的目的。观众不是看镜头而是看比赛的。但对于一个有着明确“创作目的”、“创作风格”的电影导演来说,拍出一部让观众“看得清楚”的纪录片,还是拍出一部风格独特、雅俗共赏的作品——对市川昆来说这个选择其实很清楚。

  我记得第一个项目是赛跑,一个镜头下来,当然是长焦。你要知道,拍摄体育场面不用长焦你根本就跟不下来。用广角?远了观众看不清,近了摄影师跟不上。在运动场上铺一条轨道?一帮人跟着推摄影车?你推的能有人跑得快嘛。所以,在跟拍跑步的时候长焦是最好的选择。当然,你可以有不同焦距的机位切换——但你看市川昆是怎么拍的,先是拍摄几个人的起跑,然后逐渐跟摇到跑第一位的运动员,镜头从多人变成一人,一直跟到他冲过终点,看台和人群在他身边飞速闪过,然后他缓下来,镜头里开始出现更多也冲过终点的运动员。这个镜头看似平常,但抓得非常准确,有头有尾,有起有伏,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百米跑镜头。这难道不牛么?要搁我们现在,指不定得多切几个画蛇添足的机位呢。

  接下来继续百米跑,市川昆是拍运动员的起跑准备情况,这是从另一个角度切入。慢动作,表现起跑前的紧张气氛。有近景有特写,当然又是长焦——别拘泥于什么空间扁不扁平,在实际操作中,你要拍人物的表情只能是长焦。再说了,聚焦人物表情本来也是导演的意图之一,观众管你扁不扁平啊,他只会看人物是紧张还是轻松还是什么别的——导演意图达到了。这一段整个节奏是缓慢的,一个因为慢动作,二也是导演放慢一下节奏营造正式比赛前的气氛,刚才是紧现在是松一会儿保证又是紧。这都没问题。在起跑前,有一个摇镜头,从一排运动员的脚摇到头,最后落在一个运动员的小半边脸在屏幕上,还都是虚的,为什么导演要留着这个镜头到这个时长,你仔细看其实左下角那黑哥们在紧张地抖动着自己的嘴唇呢,多好的细节。起跑之后,动作还是慢的,那节奏感怎么出来呢?就是靠声音元素了,从起跑前到跑完后的声音节奏变化是明显的。而且,导演也是没给出什么全景,只是完全聚焦在冠军黑人的身上,别人又变了陪衬。

  然后一个项目是跳高,这个跳高的节奏关键是时间,有个白天与黑夜的对比。接下来回到白天,以一个手托铅球的特写开始另一个项目。其实整个的景别变化还是比较正常的,只是没里芬斯坦尔那么多惊艳的地方,但就像我前面说的,不惊艳不代表片子不好。

  我不一一举例说了,我觉得市川昆在这部纪录片的技巧是明显的,有意识的。一方面力图让观众能欣赏到比赛的情况,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他是把运动员的状态、表情做为表达的重点,突出的是运动员在比赛前、中、后的状态之美。而对比赛项目本身的表达则轮为次要的目的。也就是说,观众不会得到常规的关于比赛的信息量,导演让你看到的更多是一个个运动员包括观众包括裁判的状态。这种状态的展现,是以一种相对“简朴”而“大气”——无论从摄影师的长焦取景还是广角取景对线条感的重视,而且是以一种“凝视”的态度,让观众真正触摸到参与奥运会的人的那种“积极、拼搏”的精神状态,而这种状态也正是那个年代日本所试图展现在全世界面前的。

  我相信市川昆导演的这种创作方式,现在看来固然有些冗长,而且不免沉闷。过多的特写沉迷会让观众疲劳(其实不光是特写,更重要是细节,包括声音细节的沉迷)——但要知道在六十年代,观众还不像现在这么浮躁,闷片作为创作条件之一还是可以接受。对比赛流程的纪录本身就是比较沉闷的事,更别说这导演连比赛胜负的卖点都放弃了。当然,是不是可以少一些项目也就少一些特写少一些局部而让整体更紧凑——做为官方纪录片,项目显然是不能少的,这也是这种纪录片最麻烦的地方,标准流程不能少,而且,毕竟哪部电影都有败笔。所以,《东京奥林匹克》做为一个整体来说做到这个程度,是相当成功的,它完整地保留了导演的创作意图,并不乏相当多的亮点,只是需要你有点耐心。

| 5,677次阅读
首页

18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