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在看阿巴斯,好像也只看得进阿巴斯。

  以前在周老师的论坛,大家讨论过阿巴斯,当时总有评论说他的长镜头如何如何。老周很直接地说,没看出来阿巴斯有什么特别。阿巴斯的长镜头的确也没什么特别,他的片子其实不适合当成教材,如果你在学习视听语言的阶段,没必要去拉阿巴斯的片。

  阿巴斯的牛,是在另外的层面,从创作态度、创作方式上说,他的电影是很简单、很纯粹的,他探讨某个题材或表现某个行为,就一心一意地围绕着它来进行,纯朴地关注着,不高不低、不左不右,饱含真情。我们知道,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很多时候纯粹的东西力量更强、意味更长,大师级的导演往往都是纯粹的,他的电影风格代表他的人、他的精神,这必须是从心底流露出来的,比如老塔比如黑泽明比如布莱松比如伯格曼。大伙儿风格不同,但拍的都是Pure Film。很多电影牛导都推崇阿巴斯,我猜他们不是因为阿巴斯电影语言多么的深刻、手法多么的艺术——而是因为他的Pure,很多艺术家都希望自己在创作过程和创作成品中能尽可能多的闪现这种精神吧。

  这个不展开谈了,很多时候也只能意会。扯远了,我其实想说的是比较具体的,阿巴斯的电影语言虽然看似比较平实,单一,但他的空间观念其实并不单一。他说过“电影是立方体”,这句话不是说说就算了。摄影机只能拍到一个面,其它的面是通过声音来塑造的。看阿巴斯的电影,你可以PASS掉某些冗长的对白(台词过多是我唯一不喜欢他的地方),但一定要仔细体会他的声音设计,他是同时期的杨德昌之外另一个对画外空间有着深刻理解的导演。

  有时候他会盯着一个人不停地拍他说话,有时候这个人长篇大论的时候他却东拍西拍,一派闲情逸志。他的电影故事往往简单极了,但有很多让人回味的地方,给观众足够的理解自由;他的空间处理也是这样,时常会摆脱摄影机的束缚,表达出叙事外的另一片空间和情绪。其实这两者是合一的。这一观念表现得最明显的是他那部极端的《五》,尤其是最后一个面对池塘水面的镜头,丰富的声音环境给我们展现的不是一块水面,而是整个池塘——包括水里水边的生物、天上的云朵风雨。固定长镜头本来讲究的是“视觉上的凝视”,但这个镜头突出的是“听觉上的聆听”(这部简单又闷到极点的电影换了五个音效设计师,大家都顶不顺。而这一个镜头音效设计和混录用了四个月)。

  除了声音,他对山区的视觉特点也掌握得很好,高低、纵深、上下都有照顾到,把伊朗活生生拍出了几分“重庆”的感觉,比较有特点。不过,阿巴斯当然不像风格大师那样招招惊人,他的电影不太适合分析,更适合体会。

  阿巴斯的电影不会一开始就让人喜欢的,但你一生中总有某个时期,在吃厌了油腻电影后,就会爱上阿巴斯。

| 3,145次阅读
首页

8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