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中前行

  专门说说去年华语电影的电影语言,不谈其它方面。有些片没看过,比如蔡明亮的《黑眼圈》,只好遗缺了。

  从这个角度上看,去年华语影坛整体上疲软,但也有些亮点。在电影语言上没什么特点的影片本文就不提了。

  先说几部国产大片,它们基本上还不具备成熟的“商业电影语言”。情节总是靠对话或画外音来推动,视听手段运用贫乏。这一点在《黄金甲》里体现得尤为明显。整个故事空间处理的单调,是拿多少摇臂、轨道、航拍小飞机都掩饰不了的,前面一个多小时的故事交待 全部依靠室内对话,而且是最传统也最死板的三镜头法,节奏沉闷,没有哪部娱乐大片是这样做、敢这样做。大片的视听语言往往是按照因果关系、封闭空间的路子进行,这固然是普遍的商业片作法,但具体到镜头组合的精确性与煽动性上,国内导演们与国际水平仍有相当差距。相比之下,港产的《霍元甲》与《墨攻》虽无明显特点,但缺点也不多,能做到“大片”里的中规中矩。

  其中让人能留下印象的,是《夜宴》的美术设计,《黄金甲》的开场迎接“王”归来的一系列纵深运动,《云水谣》的开场段落镜头。虽然大片并不需要什么创新的电影语言,但做到熟练与到位,然后再到“酷炫”、令观众目不转睛,已经是需要国内大导们狠狠学习一阵的了。其实不用看好莱坞的大制作,光是美剧《越狱》都已经具备教科书式的商业电影语言,陈旧但有效。相较之下,国内大片尚缺基本功。

  在国内“小片”方面,最值得一提的是宁浩导演的《疯狂的石头》,关于它的电影语言我已经专门说过(石头:疯狂的模仿秀 ),这里不加重复。而《绿帽子》、《血战到底》之类的小成本黑色幽默电影,也试图用类似的方法,却显得有些稚嫩,花哨的镜头时常变成无目的的炫耀技巧。真正与《石头》类似的例子,其实在香港。林子聪的《得闲饮茶》,借用了电子游戏、漫画等形式,把想像空间加入正常叙事中,颇有喜剧效果;而吴彦祖的《四大天王》,采用了纪录片的形式,并移植了真人秀、动画片的元素,为影片营造了自然加趣怪的氛围。

  在个人风格或艺术追求为主的电影领域,有几位新导演的作品开始展露头角,并初步形成自己的风格。比如万玛才旦的《静静的嘛呢石》和应亮《另一半》,虽然表达气质、变奏技巧不尽相同,但都是用固定机位的段落镜头来做为影片的支撑,形成一种凝视的姿态。刘杰的《马背上的法庭》,也与此相似,但形式上完成得没有上面两部那么坚决。这些影片在语言选择上树立了完整的外观,但也缺少了视听变化所带来的层次与丰富,与普通观众的欣赏习惯拉开了距离。与他们的“沉稳”有区别,韩杰的《赖小子》倒是采取手持摄影,以粗糙、不稳定的方式逼近青春。

  与新导演不同,拍第五部作品的贾障柯已经相对成熟。虽然与他的头两部作品相比,《三峡好人》在电影语言上并没有进步,但是导演却寻找到了一个最适合电影表达的空间:三峡。抓住并清晰地表达出环境与人物的互动关系,这是影片最成功的地方。不过,贾导演在其间进行艺术再创作的结果不算突出,他想要的“中国卷轴画”效果,通过一次次的摇镜头,并没得到很好的体现。毕竟,摇镜头与真正“卷轴”式的移镜头,是完全两回事的视觉效果。贾在影片中加入的超现实元素,倒是他的一次可贵尝试。虽然我认为大多数时候显得牵强。《好人》减少了电影语言上的独特性,从反馈上看,在与观众的沟通效果上倒是平易近人了些。

  此外,在华语影坛有三部作品的电影语言,尤其值得注意。一部是马俪文的《我们俩》,整部电影基本围绕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展开,只有两个人物,最难得的是整个视听节奏安排下来,并不沉闷。整个分镜比较合理,对每个人物的从属空间、人物动态、性格特点的展现,在视听上都有仔细的表达。没有很花哨的镜头,也没有令人拍案的处理,却在平实里显出一份基本功。

  另一部,是香港导演谭家明的《父子》,这部电影最成功与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剪辑。剪辑给予了电影一种“流水”式的节奏,时而顺流时而逆流,有时徘徊不前,有时婉转缓行。具体的表现方式,是通过对不同景别、不同速度的镜头进行长短不一的组合,用精确与合理的视听搭配来传达信息,从另一个角度展现生活中的时光特质。比如开场的自行车与风车、车子摔倒、以及片中的一些争吵段落,通通采取硬切的方式,让心情随镜头切换而自然起伏。

  然后,是宁瀛导演的《无穷动》。这部电影也把几个女人无穷涌动的思维,放到了局限狭窄的四合院里。对每个人的精神状态做了自我审视,这是一部纯粹精神层面的电影,导演用极其有限的环境资源,通过镜头语言的不同组合,表达出各女性不同阶段的质感,哪怕某些让人“不快”的质感。表面上通过演员的语言,其实上是通过镜头间的关系来完成了整个表达。虽然经历了精心的漫长剪辑,但这部电影在视听上还有理得更顺的可能,现在显得稍乱。不过,导演的整个创作思路与视听策略依然是清晰、有特点的。最后跳出四合院的一段平移镜头,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用宁瀛自己的一句话来总结《无穷动》的电影语言可能最合适了:一部电影的取景与拍摄角度,完全揭示了导演的世界观。

  最后,能够为这篇小文划上句号的,是去年在华语影坛中,我认为在电影语言上做得最出色的导演,自然就是杜琪峰。他的《黑社会之以和为贵》、《放·逐》以极度纯熟而且标识性极强的视听语言,确定了他在华语影坛的不可替代位置。最为难得的是,这两部影片的电影语言还有着不同的气质,《以和为贵》更冷峻,镜头切换得更少,但信息传递的精确性更强,黑色风格感更重。而《放·逐》,则是一次“玩电影”的恣意创作,有着更潇洒的气息,小格局题材却蕴含大气、独到的处理方式。这部电影我已经说过很多,不再多言。

  总的来说,虽然单独考察华语影坛的电影语言,能看出不少特点,但如果放到世界范围来看,那么敢说自己有不同于别人的“电影风格”存在的导演就屈指可数了。华语导演,仍需努力。

| 2,423次阅读
«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