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好。
  作为一个影迷,过年无非就是吃饭喝酒看电影。说起来还真无聊。
  不过看到好电影的时候,好像又觉得很充实。这就是精神鸦片吧。
  说到这个,不得不再提一句《大师》。这部电影对我来说,就起到了鸦片的作用,其副作用可比《普罗米修斯》。
  写了一篇截图文章在这里,但这部电影可说的远远不止于此。这只是其中一个角度,大概有六个角度可以大写特写。我看了一圈网上的评论,大多数人应该说都没看清楚这片——不是看不懂,是没仔细看。比如大师婚礼上说的第一个故事意味着什么,比如那条恋爱线与大师的关系,大海的镜头意义在哪,什么时候用配乐什么时候用歌曲,与大师的第一次对话和最后一次对话的异同点在哪,为什么大师最后要唱歌等等……《大师》就是这样一部非常有嚼头的电影,它很完整,但并不封闭,导演为观众提供的图形是不规则的,令很多人在第一次就觉得不好吃,所以容易错过。
  PTA的进步与成熟是非常明显的,《木兰花》还只是一个文青式的叙事试验,里面人物的感情都是想当然式的抢天哭地,但《大师》的宽容度令我震憾。就像很多人只看到菲尼克斯演出很暴躁,觉得这种演技不难——看得真不仔细。菲尼克斯演出最成功的地方,恰恰都是他不暴躁的地方,比如在监狱里他大闹,然后慢慢恢复正常的过程,那一刻只用了几个动作,极其到位。比如他被洗脑教育的时候,有三个场景切换,每个场景他使用的演绎方式都完全不同。再比如他从凤凰城大会后,每次出现时状态的变化——不但不暴躁,反而是非常细腻的演技,一种重新掌握自由的不适与茫然,到最后的释然。这个演员太棒了。当然霍夫曼也是同一级别。这两个演员贡献了去年最棒的演出。
  去年最喜欢的第三部是《温柔杀他们》。这三部都是美国片,这大概是从《老无所依》那年之后,我觉得美国片最强的一年。但这个结论,也许绝大多数人不会接受。另一方面,我对欧洲的某些“文艺片”越来越不感冒了,我觉得他们近二十年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和惊喜,拍的电影更适合用来写影评。这跟个人口味有关系。不过也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去年看的两位英国女导演就有惊喜,如《呼啸山庄》、《谈谈凯文》,两部都是非常风格化冷峻路线,比男导演还酷。对,北欧哥们儿的片也挺给力,那我前面吐的草不是白吐了?算了,我——其实就是指法国电影,老子非常不喜欢法国“艺术电影”,从新浪潮开始就不喜欢,我觉得这是一群极为聪明的人在拍一些不好看或很装逼的电影,炫耀自恋气息浓重,小家子气,现在也这样。
  我这是电影界的种族歧视,不过有导演给我做后盾的,伍迪艾伦在《Whatever Works》里说:“我就知道法国人靠不住。”

| 2,850次阅读
首页

8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