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第一部十佳电影。
  以前在这篇博客《不死不坏》里,我还说昆汀的“电影镜头语言缺乏成熟风格”,五年过去了,我还是那鸟样,但昆汀已经形成了属于自己的镜语风格。他真的一直在编剧和导演技巧上进步,而其它很多影迷型导演,并没有像他这么努力,自然就没这种成果。
  这种风格从《无耻混蛋》开始成形,或者说早点,是从《金刚不坏》已有尝试——再早点,在《杀死比尔2》里面也有痕迹。
  简单的说,就是昆汀越来越会摆弄镜头、越来越注意视觉方面的小细节对叙事的作用、越来越严格控制摄影机的运动与光线,最后形成了一种属于他的叙述节奏,一种慢悠悠与速度感并存的风格。其实他以前也有这种长时间叽歪加几秒钟暴力的处理(最明显就是四个房间那一段,全片目的只为最后那两下切手指),但那时候的手法,只是依赖于这种创意,是一种粗放型的贯彻。而现在是更自觉的全方位贯彻,基本上每场戏——甚至是每个镜头的拍摄方式、拍摄时长,都能看出分寸感与目的性。
  随便说点,比如影片《Django Unchained》的第一个段落,就完全展示了他的这种成熟。
  这场是夜戏,又是正面冲突,导演很到位的处理了这几方面:明与暗(光线的运用)、快与慢(叙事的节奏)、松与紧(剧本写作,包括昆汀拿手的表面松底下紧),三者结合起来,其乐无穷。
  剪辑方面很重要的一点是对时间的处理,靠截图是无法表现的。不过可以看出昆汀对视觉细节的掌控,愈发精细。

光线在这场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什么地方亮,什么地方暗,与人物出场和剧情发展有必然关系。
Robert Richardson的表现完全值得一个奥斯卡提名。

牙医的出场,带着神秘感和滑稽感。马车顶的牙齿,与镜头的距离,包括灯光营造出的一点暖色。
用灯光——也就是用光线来寻找人物,包括强哥与牙医,都是这样安排。人物在黑暗中一个个浮现,好戏开幕。

下面是这段戏的戏肉部分,对话间的突然暴力,同样运用了光的明与暗、剪辑的快与慢来做文章。



偶尔一个大俯拍,新的角度、恰到好处。

对一些细节的描写、包括慢镜,也是别有风味。


毫不犹豫的暴力与优美的摄影,黑暗中的枪烟效果,让所谓的“暴力美学”比以前显得更美——也反衬得更坚决、更暴力。
并不止这场戏,这部电影的大多数戏都是用这三种原则拍摄的,所以非常好看。

没看过的,请仔细欣赏这部昆汀的成熟之作吧。
虽然在剧作上不如无耻混蛋那么新鲜完善,但电影语言方面绝逼够你喝一壶的了。

| 11,057次阅读
首页

13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