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是出乎意料的喜欢。
  影片的特质是:僵诗之美。
  就是有一种僵尸般的诗意,要用特别的视角来观察它的美。
  僵尸当然是指西恩潘的外型与肢体语言——说到这插一句,此男的演技当真是惊世骇俗,本人完全被他征服。
  这部电影不受大多数人的喜爱,也是理所应当。最容易招致的批评还是那一句无脑的评语“形式大于内容”。
  这是一部诗电影,是一首有点怪异的诗。因为它的主角看上去是个怪异的人,所以导演采用了一种看上去怪异的方式来表现他的世界。用小桐的说法是,影片最难得的是把一部容易变得矫情的电影,拍出了超越表面深入内心的效果。一般人会把自己打扮成普通人来保护自己,而西恩潘是把自己打扮得怪异来保护自己。所以影片的形式就像是男主角的思路一样,是有时凝滞、有时跳跃的。此诗做得并不比索科洛夫差,而做为一首诗,哪里是形式哪里是内容呢。
  片子类型其实是比较通俗的公路治愈片,挺好懂的,只是要有耐心,因为导演不会一开始就把话全说明白,看到后面,自然全都明白。
  不去欣赏导演用的手法,这片基本就等于没看。那导演的手法是什么呢,其实跟他上一部差不多,我偷懒引用一下自己以前的影评:
  “《IL DIVO》打断了叙事的整体感,打断了正反打,打断了正常的因果链条。不是说这部电影没有主线——它其实有很清晰的主线,就是围绕着主人公的方方面面。只不过,它的镜头是印象式、片断式的,片断式的镜头组合成了片断式的段落,片断式的段落构成了整部电影片断式的结构——看完全片,你对主角的印象也都是片断式的细节,神秘感十足。这些并没有担负任何“叙事上的意义”,只是他生命的某一个时刻,是一个片断。你还会看到很多这样的片断,在导演的意图里,这些片断比那些“叙事意义重大的时刻”更重大。他更钟意给你看事件“之前”与“之后”的印象与片断,由你自己得出结论。”
  这只是大概的风格,我觉得这部《This must be the place》比《IL DIVO》拍得更好,叙事更清晰,手法更有趣,人物更完整。从头到尾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结构。用流动的镜头语言、明亮的色彩与音乐,一层层揭开了以僵尸Look生存获得安全感、而内心一直长不大的男主角的保护膜,最后展示出他的成长与成熟。非常欣赏影片的“视觉高潮“,只是让西恩潘回归了正常人的造型,却拥有了更巨大的力量。
  对大屠杀双方心理表现的和解,也让这个故事增加了苦涩与宽容的色彩,给这首僵诗添加了厚重的背景。
  大银幕欣赏此片的视听效果,实在是大大地加强了影片的投入感与感受性。
  年度十佳。
  今年的名额用得好快。

| 7,809次阅读
首页

2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