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摘一下,上一段主要讲摄影,这一段讲剪辑。
  顺便把文中提到的跟踪段落视频上传了。大家可以对照着看。
  这个段落的剪辑并不算特别,但能体会到老伍迪在影像方面的创作是一丝不苟的,绝对是操控一切的幕后黑手。
  另外也再推荐一下伍迪的这部不算出名的作品《另一个女人》,我觉得非常好,简洁而忧郁,有种迷人的韵味。
  Ralph Rosenblum(罗森布伦)和Susan E. Morse(珊蒂)是伍迪艾伦合作过最重要的两位剪辑师,后者也是前者的女徒弟。

……

  就像任何他感兴趣的事,伍迪是学剪接的好学生。“我想,开始于《傻瓜入狱记》,他一点一点地学到所有拍片的工作,这是我曾工作过的导演身上所没有的,”罗森布伦说。“他学习了许多摄影技巧、电影表演,当然也有剪接。《傻瓜大闹科学城》是他第一次表现得像个专家的电影。随着经费愈来愈充裕,他对主题和技术也愈来愈雄心大志。《香蕉》和《傻瓜入狱记》可以和早期布莱恩·狄·帕玛(Brian De Palma)的电影相提并论。他们都是低成本,像《祝福》(Greetings)和《公平的游戏》(Hi,Mom)一类的‘纽约’电影。它们得到不错的口碑,但我想没有人会将它们视为真正的好片。《傻瓜大闹科学城》才是伍迪第一部真正的电影。”

  而《我心深处》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考验。它踏着《安妮·霍尔》的脚引而来。而《安妮·霍尔》曾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及最佳编剧,是一部影响了一世代的浪漫喜剧。《我心深处》则一步跃入悲剧的深渊,伍迪努力使自己不至灭顶,他重写又重拍,深受其苦;罗森布伦并不喜欢这部电影,但他知道,这是伍迪一直想拍的那类电影。

  当伍迪剪接《我心深处》时,已步入一种境界,如同罗森布伦说过的,他不再需要他了。那时他基本上已是剪接监督,与过去相比是完全不同的情况。然而,他至今仍然需要剪接的协助,同时也相当开放,接纳其他人的意见。举例来说,罗森布伦建议在《爱与死》中采用普罗可菲夫(Sergei Prokofiev)的音乐,而不是伍迪所希望的史特拉汶斯基(Stravinsky),罗森布伦对此坚持甚力。这只是他所需要的另一种帮助。伍迪至今仍执迷于电影的一些片段,而且乐于加班工作。“我知道该下班了,五点半,六点钟,他还不想离开,”罗森布伦说。“他会在这儿待到午夜,或是清晨两点。在其中一部电影剪至尾声时,他告诉我:‘我热爱工作,一周工作七天。而且我一点也不在乎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当我解决了一个问题,不论是五点或是晚上十点,我会继续下一个。时间对我没有影响。’”这对于在事实上一向自律惯了的罗森布伦,实在不是最好的工作方式。

  ……

  《另一个女人》剪片时,伍迪坐在珊蒂(Susan E. Morse)的旁边。他们上方的墙上是排列成行数打的一寸半宽、十寸长的卡片,一栏一栏地堆起来。为了贯串剧情。每一场都有一张编了号的彩色卡片,以方便整理之用;一场戏很有可能由一位角色开场,由另一位结尾。另外则有一些吊挂起来一栏栏的卡片,那是丢弃不用的场戏。卡上标示的“R”是指重拍的场景,“RR”则是指重拍两次。每张卡片上简短地指述这场戏,前面冠以场号,以下是几个已挂起的卡片:

  RR22A凯与玛丽恩。NG,性。“硬地板式”。
  R32车内。玛丽恩与罗拉讨论哲学。
  50玛丽恩和彼得在图书馆——闲聊。

  由于伍迪很少拍完一部,再拍下一部,通常同时拍摄两部片子;因此那儿常有数部电影的卡片。一天,伍迪检查顺序,却搞混了。
  “等一下,”他对珊蒂说,“哪部是我们的?”
  “这三部片都是我们的。”她提醒他。

  拍《另一个女人》时,伍迪晚上及周末的时间都在准备粗剪工作。某个星期天下午,米亚的小孩和他们的朋友在放映室看《罗马假期》(Roman Holiday),而伍迪、珊蒂和他的两位助理正在剪一场戏,这场戏是玛丽恩(吉娜·罗兰丝)跟踪霍普(米亚),玛丽恩偷听到霍普和她的心理医师的谈话,而霍普因为怀孕而加深焦虑,瓦解了玛丽恩长期压抑的情感。两个女人从未见过面,只有玛丽恩曾在霍普离开大楼时,匆匆瞥见过她。后来有一天晚上她在街上看到霍普,并跟踪她。伍迪让史汶·奈克维斯为两个女人拍摄许多不同镜位,不同角度的镜头,现在他正试着将一场戏的片段组合成富戏剧性的整体。

  十四个被夹子吊起来的镜头串在一个勾子上,再穿入齿轮洞内,由一个柱子荡过一只帆布袋,看起来好像大型的洗衣袋。另外八卷镜头在临近的台子上;还有三卷正在史丁贝克剪接机上。虽然胶卷看起来一团混乱,然而每段底片都要妥善地分类好;任何一个想要的镜头,只在几秒钟之内,便能找出来。伍迪坐在珊蒂旁看镜头,当她分片时,他便在拍纸簿上乱画起来。

  “我想不要考虑一百mm的镜头,”他说。“那使吉娜看起来比实际上来得近。”
  “让我们看看吧。”她建议。

  是个带脚的镜头,米亚走入阴影,银幕内全变黑,然后脚又出现了。

  “让我们试着由她走出黑暗开始,”他说,但是看起来不太对劲,“没有动感。让她走进并走出阴影。”当两人在下一个镜头中经过一扇点着灯的橱窗前,他说:“我们没有在她们之间创造一个足够的距离。看起来米亚和吉娜在一个镜头里。”他们又拉锯了一会儿。

  剪接机前的伍迪就像坐上了情绪电梯——他往上,她则往下,而且他经常只是蜻蜓点水,短暂逗留。然而伍迪的高调却很少是感情横溢的。
  “没那么可怕”是他对“好的”最常的溢美之词。“这些镜头好像都可以合在一块儿,我们已经渐入佳境了,”他说,“问题是,有没有更好的组合,能产生更多的乐趣?你可以躲掉前面两个镜头。但是第三个,我们总得做些什么。你希望在她们之间看到距离。从上周起,唯一还没有看过的镜头,就是广角镜头。我们是否应该看看,也许它会产生魔术般的效果?”

  虽然没有像魔术一般,倒也成功了,但是下一个镜头却一无所获:“不可爱……”几分钟的沉思后他表示:“等一等,让我们考虑一下这个。”后来还是放弃了:“没办法了,我和史汶的智慧组合,仍然无法使这些工作轻松些。”
  “没有你想的糟。”摩斯告诉他。

  伍迪再次尝试,“让我们就此说定。我们可以用米亚的脚,然后是后半部吉娜的镜头。”
  “选择五十和一百的镜头。还有(米亚沿着墙走的)影子。”
  “一百的镜头,没有别的路子了,如果你喜欢,我想看看。”
  他们看了一遍,伍迪有了新点子,“我们可以试试看米亚对米亚(她的两个不同的镜头)——街角那个一百的镜头。”
  当珊蒂接片时,他说:“假如这样成功,就好看多了。我们可以回到五十的镜头,把影子移到任何你想试的地方,或是和脚的镜头调换,脚比较不危险。那样会更流畅。”
  当珊蒂照他的话更动时,他的声音开始激动:“史汶说,当他和伯格曼在拍《婚姻情境》(Scenes from a Marriage)时,他们被迫每天拍二十分钟可用的影片。他们早上进棚、排演,拍十分钟的戏,去午餐,再排演,拍另外十分钟的戏。他们没有钱,因而每天都得拍好二十分钟可用的影片。”对如此的限制和压力,他做了个鬼脸。摩斯放完后,他又重剪。

  “理论上来说,你不会觉得困惑,她从这个方向出镜,然后从另一个方向回来?”
  “我的看法不同。”
  “那很好。意思是,它并未违反逻辑。”
  “如果那是个锐角,可能会对我造成问题。”他们又试了一段米亚过街的戏,那个镜头刚好在吉娜到达街角之前,然后在斑马线上遇到她。
  “我觉得它会成功,”珊蒂打开机器时表示,“那样好多了,眼睛很活。”他微笑道,“我敢打赌。”但是当他再看一次,微笑消失了。“没有用,仍然不够优雅。”
  “广角镜头如何?一百的镜头呢?”
  “啊哈。让我们看看。虽然我不喜欢那样剪,但是重剪广角镜头(剪进又剪出两次)可能可行。”
  “假如这里剪得刚刚好,逻辑就没问题,吉娜也不会像个傻瓜一样来到街角。”
  到目前为止,他们为了短短几秒钟的几个镜头,已经耗了两个小时又二十分钟。他们看了另一个版本。伍迪摇摇头,“根本没有好好剪。我不认为那样行。但是你可以把影子放在这里试试,感觉行不行。”

  当他们看过新试出来的结果时,他的笑容缩回去了。“我想快成功了,我们很幸运有了那片墙——它的质感,还有几何形状。”他搓搓双手。“现在我开始觉得舒服多了,”他说,将自己推离桌子。“好了,把这个麻烦的一百mm镜头丢到帆布袋里,永不录用。”
  他后来重拍了一个走路的镜头。

  对如此成功的人来说,专注于这样严密的剪接工作,似乎太过单调而艰苦了;然而伍迪对剪接的关切,却对他的成就大有助益。许久以前,他自丹尼·赛门学到重写剧本的重要性,不但应用到剧本的写作技巧,同时也应用到不同镜头的剪接上。不论何种情况,创作工作的成功,一定需要重写、重剪、持续地润饰,直到天衣无缝为止。

  伍迪希望,《另一个女人》能使他成为一位拥有广大观众、成功的戏剧性电影的编导。制作过程中,他小心地感觉目标接近了。“所有的事好像都对劲了,”开拍后数周他说:“我计划中的都已万事具备。这是一部严肃电影,非写实的,再加上多年来我非常喜欢的一位摄影,还有了不起的卡司。《汉娜姊妹》和《情怀九月天》的经验使得它成型。至今为止的兆头是,所有的事都已上轨道,我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对最初的毛片感到满意——但是很可能这事物的组合,反而拍出一部我从影来最烂的电影。”

  “这是部纯电影,”他继续道:“(即将发行的)《情怀九月天》则意图成为一部舞台剧电影,可由一组演员在舞台上演出的一场四幕剧。自《我心深处》后,过了许久我才知道如何使非喜剧更具娱乐性。电影是大众娱乐事业,《我心深处》则是我根据我所爱的少数外国电影拍摄而成。我承认自己犯了许多戏剧方法的错误——例如,莫琳·史黛波顿(父亲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后,旋即结婚的对象)就出场得太晚。然而,这是个大国,你必须做大事业,别人才会肯定你的成功。”

| 2,543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