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写连续影评了,为《夺命金》重拾传统。
  在还没看之前,甚至早在一年多前,我就已经四处散布杜琪峰这次要转型的预言。一方面是因为《复仇》已经是杜氏元素的大集合,再这样重复下去也很难有突破。另一方面,从各种小道消息已经拍摄过程来看,影片似乎与典型的杜氏作者风有所区别。
  在威尼斯与多伦多的放映后,也有一些评论传出了相应的信息,就是杜大炮这次是玩了点不同的东西。
  那《夺命金》算不算他的转型之作呢?《夺命金》到底是怎么样的影片。
  我依然保持着绝不剧透的原则,简单说一下。
  《夺命金》是与以往杜琪峰作者风格的代表作(枪P柔黑放神文)——首先在影像风格上不太一样,没了那高反差的灯光和人物站位式调度、以及镜头内外节奏的对比。
  但最大的不同,还是在讲故事的方式上。
  如果了解杜琪峰的电影语言,就知道他其实有两种倾向,一种,当然是越自我越潇洒:武有《PTU》《放逐》,文有《文雀》,风格就是一切。
  另一种,是完全围绕着故事本身的气质进行,适当进行个性化发挥。代表作是《黑社会》、《神探》,这两部作品,故事、人物放到了第一位,风格是为它们服务的。这符合绝大多数观众和评论者的标准,所以,这两部作品一直位于杜琪峰评价最好的电影系列。(另外,其实在纯商业片中,杜琪峰也会压抑导演风格,进行标准配置《单身男女》《蝴蝶飞》)
  当然也有两者接合得天衣无缝的妙手偶得之作《枪火》。
  总的来说,一旦当杜琪峰谈到“文学性”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在访谈中提到好电影需要有一定的“文学性”,比如黑泽明的电影就有“文学性”,比如《黑社会》就试图加入“文学性”。他说的“文学性”,显然并不是一般人理解的“文学性”,导演的措词不会像理论家一样精确。我认为他说的“文学性”是另一种“电影性”的代表,是电影中的“故事性”、“人性”、“思想性”、“社会性”等元素的综合体现。
  而《夺命金》,就是杜琪峰继《黑社会》之后,对电影中“文学性”发起的又一次冲击。
  就是说,这一次的——1.故事、2.讲故事的方式——
  将会与他大部分电影不太一样,而与《黑社会》有些一脉相承的地方。
  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
  《夺命金》谈不上是与杜氏之前作品完全不同的作品,相反,够熟悉他的人,能从这个故事特征、从人物困境,甚至从镜头语言里,都可以看出“承前”的影子。
  但你又不得不说,《夺命金》对于杜琪峰,是新的起步,新的方向。因为他在讲故事的方式(与以往相比),进行了新的尝试。无论是摄影、声音、场景设置、剧情结构、视听节奏方面,都有了新的整体性。是银河大方向下的小航标,一个也许能“启后”的转折点。
  所以,《夺命金》是“转型中”的杜琪峰作品。至于他会转回自己原来的模式,还是彻底转向另一边,有待下一部作品来验证。
  不用跑太远,接下来还是谈《夺命金》,首先要说的,自然就是影片最重要的元素,也是杜琪峰最落力的地方:如何讲故事。
  在这方面,《夺命金》虽有遗憾,仍然是精彩十足、好戏连台,可为当今影坛顶级水准。

| 14,259次阅读
首页

4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