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论好莱坞
周传基编译  由ontology扫描、校对

马龙·白兰度: “好莱坞,一个文化的尸骨场。”

(好莱坞多产剧作家)班·海区特: “一部电影儿从来不会比那个和它有关系的最愚蠢的人要好一些。”

“使本世纪腐朽的坏习惯之一就是电影儿,它在一个晚上给人的错误信息要超过中古世纪黑暗时代在十年内所做的。”

“电影儿是垃圾场的爆发,它使美国人的思想变成残废,它延迟美国人成为有文化的人。”

“把优秀的作家变成电影儿的雇佣文人,这是制片人的首要任务。”

奥逊·威尔斯: “好莱坞没有问题,糟糕的是它的片子。”

(《飘》的制片人)大卫·塞尔兹尼克: “像埃及,布满了坍塌的金字塔。”

(《马尔它之鹰》的导演)约翰·休斯顿: “好莱坞始终是一个笼子……一个捕捉我们的梦的笼子。”

杜德莱·菲尔德·马隆: “在这个城市里,低能儿有办法使优秀者感到低能。”

演员维森·普莱斯: “电影养出了一个吃爆米花的大耗子的新种族。”

八十年代的电影电视明星德博拉·拉芬: “它是地地道道的爆米花娱乐。”

E·B·怀特: “电影儿很早就决定,有意识地下到更低层可以获得更广泛的商业利益,它们往山下走,直到发现地窖。”

纽约罗西大戏院经理: “影片不是一门艺术,而是老少皆宜的低能儿,天才的、超级的、图文并茂的小报。它的姐妹艺术是滑稽漫画、黄色杂志、广播,以及其它一切以民主原则而不是艺术原则为基础的娱乐形式。”

导演伊丹·伯特勒: “谁若是对一部电影儿有独创性的构思,很快就会被打消。”

制片人梅育: “就这样,不要拍得更好些。”

H·L·曼肯说: “没有人会因低估美国公众的趣味而破产的。”

制片人大卫·塞尔兹尼克: “没有电影企业的话,本来是会有好电影的。”

编剧S·J·彼利尔曼总结自己的经验: “为电影儿写剧本并不比在妓院里弹琴更槽糕。”

约翰·欧文: “美国电影儿是由那些半受教育的人为那些半智力(笨蛋)写的。”

导演山缪尔·福勒: “百分之九十五的影片是由于挫折、失望,生存的强烈的愿望,是为了钱,为了增加银行存款而诞生的。百分之五,可能更少,是因为一个人有一种思想,一种他必须表达的思想而诞生的。”

——《电影艺术》1989年第1期,p54

电影明星约翰·韦恩: “关于制作电影的艺术问题的狂妄的无稽之谈太多了。我一生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他妈的艺术问题,而我却很好地处理了这些问题。”

一位无名的作家: “他们毁掉你的故事、他们践踏你的荣誉。他们砍杀你的构思。为此你得到什么?发财。”

格卢弗·琼斯: “唯一一家由精神病患者经管的精神病院。”

制片人欧文·塔尔堡: “电影不是制作,是重做。”

华尔特·汪格: “再没有比票房成功的电影儿更廉价的了,不论它花了多少钱。”

米高梅公司的制片人路易·梅育: “你想要当一名艺术家,但是你要其他人为你的艺术挨饿。”

美国喜剧演员威尔·罗杰斯: “只有一件东西可以杀死电影儿,那就是教育。”

电影明星岁伯特·米奇姆说: “历史将怎样说到电影儿呢?那一排排座位对着一块空白的银幕吗?疯了!”

制片人山姆·高尔德温: “信息。那是电报局的事情。”

导演约翰·福特: “要求我谈艺术是没有用的。”

制片人塞尔兹尼克: “可以作为好莱坞的象征的是塔拉庄园的门面(指《飘》里的塔拉),里面没有房间。”

二次大战结束后法国电影大师让·雷诺阿立即离开好莱坞和二十世纪福斯公司,他临行时说: “再见啦,十六世纪福斯公司。”

导演西席·地密尔自我解嘲地说: “我每拍一部影片,美国电影评论家对观众趣味的估计就下降百分之十。”

汤尼·加尔奈特: “在电影生意中当一名英国人就尝到被殖民化的滋味。”

导演弗兰克·卡普拉: “今天好莱坞的电影制作是屈尊到廉价的诲淫的春宫片水平,把一门伟大的艺术疯狂地杂种化了。”

阿尔道夫·楚克: “观众永不会错。”

五十年代的电影宣传口号: “电影儿是最好的娱乐!”

哥伦比亚公司的制片人哈利·柯思: “我这里一年制作五十二部片子。每星期五戈渥街的大门要打开,我要吐出一部片子。一辆卡车来取片子,把它送到影院,这就是球赛。如果那扇大门打开而我吐不出东西,那么你的(们?)就都要失业。所以少胡扯些什么只拍好片子……我经营这个地方的原则是一年一部好片子。我不管是卡普拉,或福特,或里斯金,还是迈尔斯车——就是一部好片子。其它的时间我只是不断地向外吐片子。”

演员大卫·汉明斯: “制片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就像旅馆经理一样。遗憾的是好的旅馆经理不太多。”

女演员伊莎尔·巴里摩: “好莱坞看起来,感觉起来像是那些在第六号街经营西洋镜的人发明的”。

H·L·曼肯:电影儿是“为大多数低能儿的娱乐”。“那种喜欢电影儿保持现状的公驴就是那种喜欢保持自己现状的公驴。”

编剧约瑟夫·曼凯维支: “我不太能确定,我究竟是电影的年长的政治家之一呢,或者仅仅是走红的最老的婊子。”

曼凯维支给班恩·海区特发的电报: “你愿每周拿三百元为派拉蒙影片公司工作吗?一切开支都替你支付。三百元是小收入。这里可以搞到上百万,你唯一的竞争是蠢货。别放过这个机会。”

——《电影艺术》1989年第2期,p63-64

| 3,815次阅读
首页

16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