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2 14:10

罗展凤的博客上看到这篇《徐克谈黑泽明音乐》的文章,真是说得好,导演说话的水平跟一般影评人的水平,还真TMD不在一个档次上。期待后续。

摄影:郁海达(香港演艺学院)
罗展凤:去年尾,徐克在一次向黑泽明致敬的电影放映会(由杜琪峰主催)上,谈到这位他甚尊敬与欣赏的电影大师,其中,他更选择以黑泽明的电影配乐作为论题,现把有关演说组织及记录,好让大家看看这位香港导演眼中的黑泽明电影音乐,而以下内容将以徐克的第一身说法撰写。(本文原刊于《看电影》杂志323期)

综观黑泽明电影音乐

  我不太喜欢用甚么风格来形容一位导演与配乐师的合作,这彷佛局限了他们曾经的创作,很不公平。事实上,一个导演及其配乐师们在合作的几十年生涯里,你怎可以用一种风格就能概括了他们所作的呢?把他们作品归入几句说话甚至是一种风格,都是很不公平的。

  但在黑泽明的电影音乐里,我们的确可以读到一个共通的地方,黑泽明在处理音乐上绝对不是沿袭一种正常的方法,譬如在很宽阔的画面,他不会给你很宽阔的音乐,反过来偏偏给你一种很单调的音乐,于是你可以看到他看事物的角度很不一样,简单说,其实像《乱》这部电影,你大可以放置像《指环王》或《英雄》甚至《十面埋伏》的音乐吧?但他偏偏选择很单薄的音乐,甚至不是一种很自然的音乐,而是一种用于舞台上的音乐,令你感觉整个故事世界是发生在一个舞台上,很「能剧」的感觉。而绝对不是大家所熟悉的大自然或电影效果,而无论你喜欢或不喜欢,这就是黑泽明要做出来给大家看的,事实上有很多人为他这种作法而争论不休。黑泽明曾经跟几位很好的配乐师合作,我将利用数部不同的电影,希望谈谈其电影中的配乐特色……

《乱》(1985)

  《乱》的开场时,我们就可见到黑泽明有着很不一样的音乐处理手法,画面所见是甚么也不动似的──人不动、马不动,给观众一种完全定格的视觉效果,音乐方面他也不要给我们感觉很伟大,相反是一种很阴森、很苍凉的味道,带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浮世感觉,用的都是日本民族乐器,其实这部电影里他选用了很多能剧音乐,而能剧在银幕上一般很难发挥效用。补充一点,这部电影的配乐是由武满彻主理,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日本电影配乐家,他亦曾替电影《沙丘之女》配乐,现在已经去世。

  话说回来,开场时用上这种音乐其实是很不正常,明明是英伟的画面,一众英雄式人物都如洋娃娃凝住了,这种感觉其实在黑泽明尔后的电影曾多次出现,所以杜琪峰刚才说到黑泽明电影里的镜头不动,这里要算是其中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接着第二段也是很「破格」的一段,照正常来说,理应是强调节奏的画面,音乐也如是,然而,黑泽明却完全采用能剧的音乐注入画面……

  及至《乱》的结尾,也是利用能剧的音乐处理,这时候,剧情说到整个王族的人都死光,人去楼空,画面所见是远处站着一位盲了眼睛的太子,这段戏里面有一个留白的空间让观众体会,那是一个正要走向绝路、无路可行的零余者,他又盲了眼,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又往那里去,只见他走近悬崖边,音乐出来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黑泽明那种反传统的音乐运用。

  一向来说,这样的场面总是配上很壮烈的音乐,包括用上整队管弦乐团演奏,甚至强调节奏感,因为作为一种市场效应,音乐必须要为场面作出如此铺排,令观众在此时此刻感到亢奋与刺激,然而,黑泽明却在这里用上相反的方法,他反过来要观众感觉苍凉,一种很古典并且很舞台化的音乐,让你感受到那是一种「浮世」的戏剧效果,而不是要你很兴奋或感到剧情之激烈,至于整部电影最后,观众可以见到黑泽明其实很强调自己的民族特性,他整部电影包括最后也用上能剧音乐作收场,而最终观众看见一个零余者站近悬崖边,其实也有一种能剧的舞台效果,黑泽明看来有意用上能剧方式为电影划上句号。

  此外,不知大家对结尾时出现佛像有怎样的解读?在我来说,黑泽明的电影里很多时其实都有一些不易理解的笔触,评论家与观众的心目中也许也有其自己的理解方式。在我来说,佛像也有这个意思。我理解的佛像是展现一种人间的悲剧感觉,而菩萨慈悲,电影故事所处身的世代其实很需要一种善良的特质──一种很基本的善良人性,然而,在寻找之余却发现其实没有,那是我的一种解释方法,那未必跟大家心中所想的一样。这就正如《2001太空漫游》的最后一段戏,至今大家仍然有很多不同的解释,我还记得在2001年某个晚上,有朋友提出不如一同重温这部电影,然后再在网上交流彼此看法,而事实上,原来大家讲出来的感受也不一样。

  同样地,黑泽明这部晚年的电影其实已经超越了一个导演所做的事情,他就像自己所说:「尤如在天上的云俯瞰人间所发生的事」,他已经把自己提升至一个位置,那是不需要在电影市场上证明自己的地位,他用上另一种语言告诉大家知道,他的电影是一个境界。于是,大家再不是介绍黑泽明电影的剧情或手法如何新颖,反过来是带领观众进入一个境界,所以有时候我们说看了他某部电影看不明白,然而,不排除有一天某一剎那,你发现自己突然明白了这部电影,你明白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是如此兴奋。

  有关舞台的处理,其实黑泽明早在《罗生门》与《赤胡子》也有同样的处理,但却不及《乱》这部作品那么统一与大胆,电影自开始至终也以能剧音乐贯穿,黑泽明不止在这部电影提升至境界的层面,及至《梦》,他也继续考验他的观众,整个戏甚至是没有剧情,观众看的纯粹是一种视察经验,就当你发梦进入了梦的世界吧!很多人说这部电影有些地方根本不用那么冗长,但另一方面,又的确很多人很欣赏,到现在,学者或评论者对这电影也有很多不同的解读方式,所以,我认为如果可以分享这种经验其实是很有趣的。

| 1,629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