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节奏这玩意儿比较玄,涉及面又广,侃不好,瞎侃。俺就说说个人理解吧。

  节奏一般伴随变化出现,没变化自然没节奏,这种变化关系可以是对比、可以是递进、可以是互补,等等。就像侬一直泡一个马子,久攻不下,生活失去性趣、人生了无情趣,关系一直都似条直线平淡无味,可有一天,她忽然答应同你开房,侬自会欢呼雀跃滋泪齐流,生活的“节奏”就出现变化。

  但当光影投在屏幕上,这节奏就不是泡马子那么简单了(当然,泡马子也并不简单)。

  于一般人印象中,电影(本文主要谈故事片)的节奏大多出自情节的转折、或动作激烈的场面。其实不然,镜头里包括的种种因素,光、影、颜色、角度、声音、动作、时间长短,无一不对影片的节奏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同样的情节,在不同的形式表现下会起到截然不同的影像效果,观众接受的效果不同,感觉到的节奏自然就不同。

  比如,同样表现“街头砍人”,手持跟拍,大量特写晃动营造出来的效果,与中远景的长镜头冷冷凝视,出来的节奏当然不一样。哪怕同样是中远景的一个长镜头,砍人同期声大或小、有没配乐、机位俯拍还是仰拍、顺光还是逆光,出来的效果又是完全不同。用暖色调表现还是冷色调表现?出来的东西更不可能一样。一种可能是高调子的赞同,另一种却可能是压抑感很强的贬低。所以说,各方面都对影片节奏造成不可轻视的效果,相比之下,讲什么故事有什么人物或什么情节,对影片节奏并不具决定性效果,很多时候,“形式”更能影响“内容”的表达,内容不重要的也可以表达成很重要,比如你给一个屁股和放屁声音的特写,也许这就成为一部片子最能给人留下印象、变成某一变化过程中的“最强音”,成为节奏高潮。

  讲影片节奏,其实并不虚,很多节奏控制应该是每一个人都看得见摸得着的。应有房之邀谈某部港片,俺就拿手中的《春光乍泻》开头几分钟分析一下所谓“影片节奏”如何体现。

  这部片子相信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看过,俺先重复一下主创人员名单:编导王家卫,摄像杜可风,剪接张叔平、黄铭林,音响剪接杜笃之,美指张叔平。灯光黄志明。这些主创人员很好的延续了王家卫影片的风格,改动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变化,如《花样年华》,此处先按下不表。

  从某种角度看,影像是暖昧的,多义的,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经验和习惯来进行判断眼睛看到的事物。下文的分析尽可能用最简单的“含义”来表述,即从普通人的眼睛和耳朵而不是某些“符号学”家的眼睛和耳朵来看电影。

  (一)

  影片开始是彩色的,八个镜头,很碎很快,由于每个镜头内部都有动作,又都是大特写,所以观众只能大概能看清是某种护照或证件,上面有人像,八个镜头持续时间八秒,没有对白,背景声是比较空旷的类似机场的音响。然后出红色的片名,背景声持续。

  这几秒钟看下来,脑子里只能有不清晰的一点印象,也许你现在回想这几个镜头时根本想不起有什么背景声,但这是影片交待环镜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无论时间再短,每个人都会听得到这些声音,这在潜意识里都有可能被创作人员再利用,如果他愿意的话。

  (二)

  接下来一段戏是由黎耀辉和何宝荣的画外音为铺堑的一段床上戏。开始是彩色的,三个镜头后画面转为黑白。这种突兀的变化,只要不是瞎子就能感觉到,何况镜头内部是两个赤裸的男人在做爱?所以这是本片第一个比较明显的节奏点,但显然导演不想让这一点的冲击力过强(因为影片后部还会有更多的节奏点),所以他对这个“由彩色转黑白”的面画用了一个全景,而在一般意义上讲,全景的强调效果当然不如特写,所以视觉上有所抵消,这一节奏点便得到有效地控制。另外,这个镜头是比较长的固定镜头,于是与开头的快、碎也形成变化,造成节奏感。

  在这里补充一句,因为普通观众不可能看得这么仔细,只能在观影的过程中大概体味到这种意思。但就是这种“大概体味到的意思”,正是编导剪等人员最需要下功夫体现的地方,力求每一帧胶片能准确、到位地传达。

  (三)

  关于做爱的黑白色调的屋内镜头很长,大概持续了一分半钟,声音嘛(两个男人上床的声音俺就不分析了),然后镜头切到室外,出现一辆汽车,有比较嘈杂的背景声和汽车驶过的声音,黎问路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与做爱时形成对比),一下子就把观众从室内的空间拉到室外,这自然也是一个小的变化。

  两个人对话,开始出现争执,这种争执到何宝荣发动汽车,发动机发出一阵噪声形成声音上的一个高峰。对一般观众来说,这种噪声对听觉来说当然不美妙。而导演显然很欣赏这一手法,于是在接下来几个故意跳接的镜头里,一率充斥着发动机整出这种不和谐的声音(感觉后期还故意调得很大声),视听上的这种表现明摆着就想让观众与主人公一样不舒服。

  这一段大概持续两分二十秒。

  (四)

  接下来一段,就是黎的画外音,两人在公路上迷路,对话少了,声音也没有上一段大,整个冲突似乎有所缓和,但影片的情绪——两人的争吵却在升级。在其后一个较长的远景镜头里,只有车流的环境声。

  这一段大概两分半钟,画面没什么刺激显得有点沉闷,节奏和上一段一样都存在着小的变化。

  (五)

  下一段是影片开始以来最重要的节奏段落,长达一分二十秒的,彩色的,背景音乐很迷人的,航拍的,有名的,大瀑布镜头。

  首先由单调的黑白画面,突然转入美化美奂雾气升腾的大瀑布的大远景。谁看都会心里“咯噔”一下,暗呼一声“美哇”;然后规矩的弦乐和南美风味的唱腔进入,是本片第一次使用配乐,这又足以让大伙儿心里暗爽一下。这段瀑布出现以前,片子基本是标定机位的固定镜头,摄影机只在开始做过一点小范围的摇、移和变焦,但瀑布这一段是从空中俯拍,并且机位随飞机一直进行移动。

  以上几点都与片子的前几分钟的形式造成强烈的反差,而这在剧情里也是黎、何第一次手分的“分水岭”。1分多钟的长度更是给整部片子的结构考虑分了一个思味深长的段。

  从各角度看,由开片的小冲突,小节奏变化引出大的节奏点,这一段落自然会给观众留下强烈的印象,造成的这种冲击,可能导致某种观赏快感,比如俺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也可能导致骂声,说莫名其妙装腔作势;还可能引发某种思考,从97移交到两性关系到各种你能想得到或想不到的事物,你爱说什么意义都可以,什么唬人说什么,谁让影像是暖昧的呢?

  但最起码,得有制作人能做出、会做出这么一个影片的节奏,才能引发以上的种种可能。当然,对于“艺术感觉”的把握,每个导演都有所不同,他挑这首歌、这种角度、这个景观,完全出于自己的审美要求,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按受,这部分涉及感性的东西稍多,但对整个影片节奏的控制应该是理性的,当然也有反理性的节奏控制,那也得在真正熟悉如何控制节奏的基础上才能谈颠覆。

  只简单谈了《春光乍泻》前几分钟,很多因素还没考虑进去,不尽准确。分析一部影片的工作实在太麻烦,等下回有了稿费再说。还想说的事,有很多种看电影的方式,这样看电影,也蛮high的,而且,也能比较贴近创作者的想法。

  想到目前不少影评都在谈节奏,但对于一些写手不了解视听语言而空谈“节奏”的文章,俺真想替“节奏”来引用黎耀辉的一句话:你别搞我啦~

| 6,879次阅读
首页

2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