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著名的文艺D商ZS又做了件好事,把俺很喜欢的天才导演、业余强奸在逃犯——波兰斯基早期的两部名作给出了。俺自然毫不犹豫地将其拿下。
是62年《水中刀》一举成名后三四年拍的,扬名当年柏林影展,分别是Cul-de-sac 和Repulsion。中文名经常翻译得乱七八糟,俺也就不写在这了。
打算慢慢地看,浏览了几个镜头,感觉相当好。
关于波兰斯基,仿佛俺写过不少,其实基本都没怎么正经写过,不知道从哪着手。最近又在看他的《第九道门》,第四遍了吧,我挺喜欢这部电影的,一方面是因为魔鬼与藏书这种题材很抓俺。另一方面,这片子有种慢慢攸攸的节奏,总能保持让人背心暗暗发凉的感觉。没有什么大的场面和动作,完全靠视听的纯熟搭配和整体氛围取胜。
这种特质的电影,尤其是惊悚题材的,在现在这个时代,不太可能受欢迎了。节奏稍慢,刺激点不够。也许,波兰斯基还保持着他六七十年代的叙述心态,并有条不紊地把这种步调持续到二十一世纪,好像没打算再做改变。
愿者上钩。
看这种电影,你要留心欣赏电影里每一次摄影机的运动,欣赏每一处的色调、光影与剪辑点,欣赏演员的每个小动作,甚至欣赏镜头的背景深处的细节,注意音乐的搭配、声效的剪辑。如果你注意到了,你绝对不会失望,因为每个细节,都有老波的心血在里面。

比如第一个镜头,摄影机从写字台旁的老头拉开,向一张皮凳子移动——什么意思?这皮凳子是干嘛用的?不知道,看下去,摄影机从椅子侧面升起来,再升到屋顶,你看到了吊灯下面挂着一根绳子,吊环状的。很简单的一个镜头,却是很用心的设计。不着一言,让你知道了人物的状态,搞出了迷离的氛围。
然后写字台旁的老头向皮凳子走过来,考究的鞋的特写,鞋踏上皮凳子发出的声音,鞋踢开凳子的声音,老头把头进套,下个镜头是吊灯从墙壁上断裂开,然后镜头移动到书柜,暗示出“书”的母题。这几个镜头的组合可谓恰到妙处,没有什么正面展现自杀的人,没有全景交待,却通过镜头组合,包括对家具的拍摄与声响的组合,给观众带来最切实的、最可触摸与想像的自杀感受。
看这样的电影,怎能不是一种享受?

听波兰斯基的评论音轨,还可能感受到他电影的两种特点。其一是精诚合作,熟悉老波的人都清楚,他对美术部门的严格要求是出了名的,在评论《第九道门》时,各个部门的美摄录服道演都被老波很仔细地提到,这一切也都自然都反应到他的电影里。
其二,老波还说到,对近些年电影里大量运用快速的剪辑方式和过多特写,表示了不赞同。说这让观众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的确,现在的导演们,经常用剪辑来制造一个看似炫目的空间,好像不这样做就显得不够新鲜不够时髦但很多时候,可用这种手法的必要性有多少?效果又有多少?
像波兰斯基这样的,一招一式一板一眼,每出手必有讲头,每出刀必须见血的导演,现在真是不多了。73的人了,希望能多留下几部电影吧。
 

 

回复(22)

| 3,054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