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桐前些日子采访了香港漫画家小克,她准备做一系列的华人青年艺术家访谈(欢迎推荐人选)。
下面这篇是专为《1626》杂志登载的版本,偏娱乐方向,大概只占访谈全文的七分之一。
要看访谈录全貌(谈艺术谈漫画谈外星谈人生)得等她这一系列完成。
文中附有小克君的一些漫画,可点击观看大图。

  

  人物简介:

  小克,原名蒋子轩,典型天秤座。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设计系,获取平面设计荣誉学士。毕业后一直以自由创作人身份从事插图、漫画、填词、动画及编剧等工作。曾任香港理工大学设计系长期客席导师。现居杭州。
  从2004年开始,小克于《东Touch》的”伪科学鉴证”漫画专栏连载至今,集结作品有《伪科学鉴证》一至四册;2010年出版最新长篇作品《http:// www.bitbit.com.hk》。
  小克的“聋猫”漫画形象深入人心。其独特的思考方式,机智烂漫的漫画语言,原汁原味的港式情怀,使其成为香港当代最知名的漫画家之一。

  

  访谈录:

  ●最近在忙什么?

  今年夏天去了一趟宁夏,参加”点滴是生命”活动。去完山区,他们本来找我画画,我说,不如出个Figure吧,我来出钱,拿来筹款。然后我去找Chocolate品牌合作。我觉得这个钱挺值得花的,可以帮到远方的人,同时又让买Figure的朋友开心。

  原来能帮到人是很开心的。假如我接一个广告,帮他们画公仔,其实是帮助客户的销路,或帮助产品形象之类的,是刺激消费者“要买”的欲望。

  但这件事情刚好相反。大家也是来买,但是很开心地买。因为大家知道这是善事,而这笔钱能帮到很远地方的一群人。对比两件事,这件是不是开心很多?  

  

  ●灵感

  从来不会枯竭。譬如帮陈奕迅填词。当时想不出来,我就想,不如写我“想不到怎么写”。想不到怎么想,其实也是一个题材啊。所以说,一天活着,一天都有题材。和朋友聊天是一个题材,偷听隔壁聊天也是一个题材,这个地毯的pattern你也可以想到一点东西……

  一个艺术家是不会放假的,放假的时候他也是在不断地吸收着。

  譬如“猫巴士”那个也是真事,不过原本的版本不是猫巴士。我有个朋友的女儿,我和她玩。她叫夏婕。她是个很cool的小女孩,不喜欢出声。我想,不行,我一定要融化了这块“雪”。于是我故意说“喂,夏裂”,她开始有反应了。因为是小孩子,你叫错她的名字,她会很在意。我又说,“夏撇…”,她马上回应“不是啊…!”,“夏蠍?夏跌?夏舌……”(裂,撇,蠍,跌,舌与婕字在粤语发音中同调同韵)就这样开始和我说话了……这件事我一直记得,有一次画聋猫,我想起就用上了。但我不会直接将这件事摆上去,我要转,那就转做“猫巴士”,“西多士”……

  所以,题材全部来自生活。很多人会忘记的小事,对创作人来说,是有用的。题材源于生活,然后再进化,modify。

  

  ● 《http:// www.bitbit.com.hk》

  这是一本从动物的角度去品味网络文化的寓言故事。我记得是在一间茶餐厅想出来的。坐在茶餐厅里,拿张纸,在画,在写,在想电脑里有什么字可以用。

  这里有个有趣的地方:每个动物角色,我都用了不同的思考模式去设计。譬如bit,就是电脑里的单位。然后我想,有什么动物和”bit”有关?于是想到rabbit,所以主角是一只兔子。

  譬如dot & com,为什么会想到老鼠仔和大笨象?就因为在视觉上,是一小粒和一大只。

  @开头我也是从视觉入手,我觉得@可以变成一个pattern,一个花纹。所以我想,什么动物是有花纹的?本来想到一只豹子,但觉得豹子太凶残,和兔仔是敌对的啊。然后再想,有什么动物是“at…at…”叫的,我猜长颈鹿可能是这么叫的,它应该不是”咩…”这样叫吧?所以就选了长颈鹿。这个角色是从声音角度去想的。

  譬如“//”,Double slash,查字典你会发现,slash除了斜线的意思之外,还有”砍伤,抽打”的意思。而作为儿童故事,一定要有奸角才好看。又再继续想,英文斜体,叫“Italic”,所以联想到,它们是生于意大利的两只奸角。

  记得以前去过意大利,有很多流浪猫,所以设计“//”为两只流浪猫。那它们为什么变“斜”呢?这时回到漫画语言:漫画里人物速度很快的话,不是会画得斜斜的吗?由这里想到,随着网速越来越快,它们变得越来越“斜”。当它们见到意大利的比萨斜塔,外加一抹斜阳,三斜相遇,从此踏入歧途,心也变”邪”了–奸角就此诞生……

  想的过程就这样,一步一步,用不同的思考方式。我是喜欢这个样子的。当时最好玩的部分就是这里。

  

  ●关于漫画

  喜欢看欧美非主流漫画家作品,譬如Chris Ware等。他们那些无论画法,想的东西,或者讲故事的方法,都和主流很不同。

  我觉得香港这一代漫画家特别的地方是,我们真的很香港,我们的作品香港人真的会感动。我们选择香港人会共鸣的题材,表达那种情怀,还有在时代变化之间的人,人的性格,和人性。作品都是取材自生活。

  我想我和杨学德,Stella So,John Ho等等,都是很直接地从生活提炼一些东西,很直接地去输出。我想这种直接能感动人。身为读者,我也有看其他人的作品,我也是在这点上被感动。

  ●No Boundary

  无论填词也好,画画也好,思考方式都不会限制自己。这是王家卫教的。我一毕业就随王家卫断断续续地工作了几年。我在他身上学到的最大一样,而又毕生受用的是:他不会设置任何的规限给自己。随便举个例子:拍套爱情片,在太空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想到就可以,他不规限。为什么拍一部同志电影要去阿根廷?他说,可以啊,阿根廷在世界的另一边,去吧。这样就实行了。

  比如我去杭州定居,很多人觉得说,哇,你做这么大决定?我说,为什么不行呢?你想就可以,你要去实行就实行。No boundary,不可以被任何东西绑住,不可以有规限。

  但是有些东西是很大规限的,比如广告,你一定要帮客户宣传产品,那你就分清楚,你可以在规限里做得最好。写歌词一定有规限,不止是商业上的考虑,音韵也是一个规限;而漫画专栏的规限,就是一定要在两页纸上画出来写出来。但这些只不过是形式的限制,在思维上你不要管我,由得我去,我去得到哪里再说。

  对我影响很大的另一位是Steven Job。他说过一句:People don’t know what they want until you show it to them。我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写歌词,我告诉你要什么,那当然被别人否掉是另外一回事,通常都给人否掉的(笑),但起码我尝试了。起码我有心去改变一些公式化的东西,譬如《有时》,很少有人会buy这样的一首歌,但我肯试;这次就搏中了,下次继续。

  

  ●“不听话”

  在香港理工大学教书时,我就是教学生“不听话”。不是教坏他们,而是教他们“顽皮”。教他们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因为“不听话”在艺术教育方面是很重要的。你学设计,念艺术,你不顽皮的话,没得学的。

  好比印象画派就是“不听话”的结果。每一种艺术都是“不听话”的。都是要反之前的东西,然后再被别人反。“不听话”是指,当每个人都用同一种角度看待某件事时,而你用另一种角度。

  在大学里教“Drawing & Imagination”这堂课,最有趣的地方在,我不会教你怎么画画。虽然是drawing,但不会教。因为我一教,你就会跟着我画,那没意思,没有了韵味。我教大家怎么思考,怎么吸收生活上的东西。譬如我怎么把Bitbit想出来。我和学生说,你们应该多重思考、立体思考、水平思考各样东西。主要是思考。比如我放一套电影,然后看完大家讨论一下。那不关画画的事,但是我觉得画画一定要看其他的东西。

  ●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东西

  创作。如果没了创作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有些人创作他不发表,没有人知道。我不行,我一定要发表,我要说出来。还有幽默感也很重要。沒幽默感的話,我相信这世界早就完了。

  ●季节

  季节冷暖,天阴天晴,对创作也有很大影响。在香港或者南方,你看不到四季的变化,不明显。但是在北一点的地方,太明显了。中国人的气节真的很准。

  立春那天你真的感觉到是春天,花开始开,柳树发点绿芽出来,很美很美。夏天果然是,夏至那天开始,蝉就来了,在叫。那天你会感觉到,哇,真是热了。秋凉也是,一到立秋,咦,是哦,真的是要加件外套了……

  那就是说,每年有四个期待。春天其实也冻的,你会想快点暖;夏天又很热,你又想凉快下来;秋天最舒服,然后就想,不如下下雪吧;那就等冬天咯。有期待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我觉得这种气候转变是会影响到人,会影响到人的一些电波,一些情绪,一些思维,想事情的方式。如果不是,怎么会有四字词,“伤春悲秋”?为什么春秋是会伤悲?譬如一转天气,忽然变冷,还下毛毛雨,那是很浪漫的事情。你会打开窗,让雨洒进来,弄湿一下,然后东想想西想想……这时,情绪就会介入到作品当中。

  

  ●城市

  最喜欢香港的灵活,有哪个地方可以这样呢?干炒牛河可不可以改干炒肉片?或者干炒鸡片?凌晨四点半有得吃一碗好好吃的牛腩面?全世界只得香港。东京也有通宵拉面的,但香港是非常近,可能就在家对面。就算你在第二区,搭个的士也很快去到。

  杭州有个湖,湖有很大能量,如果你会吸,能吸到很多精华。这湖有很多年的历史。站在湖边,你会明白为什么古人会想到白蛇传,想到梁祝……这些故事都发生在杭州。湖和山的层次,烟雨江南的气息,那种氛围的确是会让人想到那些故事。西湖很美,全世界我想也不会有很多地方,湖旁边就是市中心。杭州现在所有官方建筑物都要用灰色。因为灰色是江南青砖的颜色。杭州真的是山明水秀。

  现居杭州,大多数在家里。早上起不了床,中午左右吧,然后去找东西吃,开始想想东西这样子(笑)。可能会踩单车去超级市场买菜,想想吃什么。除了礼拜三一定要画画交稿之外,其他都很机动,日日都不同。有时填词,有时买东西,有时去西湖,有时看展览……每日的情绪都不同,天气也不同。

  ●明年的计划?

  明年会出版《伪科学鉴证》第五集。其他方面,我正在谈《伪科学鉴证》的动画电影。设想中里面会有聋猫、维港巨星,有爱情故事,会找陈奕迅唱《一支得啩》,做个沙画MV……目前还在谈,很初步的阶段。

  本来想写科幻小说。不过,动画电影的影响渠道会好很多。我觉得没有时间了,2012也快要来了,究竟有什么变化谁都不知道,也有说是人类灵性思维的回归。如果你相信2012是一个转变期,那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愿望

  通过漫画作品、歌词、电影作品等,传播更多正能量。现在大部分人都习惯性地使用左脑理性思考;希望通过作品的感染,让大家也动用一下连接灵性和宇宙大智慧的右脑。

  

| 14,202次阅读
首页

8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