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上次的话题,是哪部电影让俺吓了一跳呢?就是墨西哥导演Carlos Reygadas 的《battle in heaven》。这部电影不见得有多出色,但是电影青年们一定要看看,因为什么呢?

  电影语言,同志们,一定要看清楚这部电影的视听语言,要不然就完全白看了。如果只盯着那些个口交啊胖交啊性交啊这些东西,或是杀人啊救赎啊宗教啊这些东西,就浪费了。这些东西虽然也有意思,但很多牛逼电影都做得比它强,要真正欣赏这部电影的妙处,一定要抓住它的电影语言,说白了,就是电影里的空间,再说白一点,就是画外空间。

  电影里的空间观念,是体验一个导演是否牛逼的关键性因素,比如安东尼奥尼为什么牛逼,就在于他对于电影空间的创造性表现。而对画外空间,是目前很多想对电影语言做出突破性成就的牛逼导演努力不息的事,因为这一部分,还留存着一定的创新空间——而在电影语言的其它方面,已经被历史上的那些老鸟们搞得七七八八了,再创新,真是比在火星上开肯德基还难。

  我不敢说Carlos Reygadas在这部电影里做的是多么的创新——这年头,自已以为独一无二的创举,也许已经被哪个阴暗角落处的小混混偷偷实践过无数次了——不过,在大多数能看到的故事电影里(非实验电影),这位导演的手法还是很新鲜,足以引起重视。

  我不仔细讲“画外空间”的相关概念了,直接跳入正题吧。简单的说,这部《battle in heaven》,里面有很多镜头——无论是长还是短镜头,都能看出一个观念:重点处或意味深长的,都在镜头外。而这种画外的空间,有时候会随着镜头的运动化解掉,产生新的画外空间,或是重新解释原有的空间;但也有的时候,它什么含义也不代表;也就是说,影片的画外空间,是多样的,而且还有着各种功能——这一点很重要,这种技巧的使用,是与电影的剧情和人物发展密切联系的,而不是纯粹的“为技术而技术”。

  比如,影片的某些“关键”故事情节,其实都一直发生在镜头外,比如引发一切的主人公夫妇“绑架并撕票”的过程,观众从头到尾都没看到一个画面来表现,只是听男主人公有一句旁白交待,而且这一交待是影片进行到二三十分钟的时候才有的,于是前面的一切铺堑都像是一种留白,一种“画外空间”。更多的镜头,只是无动于衷地对准表情木纳的男人,但观众能隐约体会到男人的内心,焦虑、无所适从,但我们不知道是为什么。同样,男主人公对自己上司的女儿,那种强烈的情感,也是被压抑的,从画面的表现上,你看不到他后来能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很多时候,男主人公的内心,从配乐上能听出一点端倪,但总体上,镜头不会提供太多的解释空间。

  以上说的,只是视听与表达内容的某种辨证关系,这种关系在电影中,常常是通过对画外空间的展示来强调及突出的。而这种展示,在电影里有几处具体的表现,有视觉的手段也有听觉的手段。有的精彩,有的也显得牵强,下面我举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从这个地方基本能看出整部电影的表达风格。由于只看过一遍,只能凭大概印象复述,可能不准确。

  那是在一开始,是近景,背景是一片蓝墙,男主人公和他的妻子,面向着镜头,说着一个小孩的死去,这时候观众是无法判断这两个人处于什么空间。然后画外传出时钟的声音,接着是另一个画外音在询问商品的价格,男主人公的妻子开始与这个人讨价还价,这时候观众能感觉到妻子是个卖小杂货的,这可能是她的摊点,空间得以纠正,确定性加强了。然后镜头向前推到男子的面部特写。

  环境声改变,这时候镜头切换到一个地下通道的纵深取景(这时候观众会把下意识地认为这是另一个空间),一些人向镜头处走来,摄影机看似随意地向右跟摇,然后再随意地跟着一个老头向左摇(这期间环境声也有所改变),当摄影机摇到最左边时,男主人公的侧面特写出现在镜头里,这时候观众的空间感再一次纠正,原来这个地下通道就是男主人公刚才站着的地方,而刚才那两次看似随意的跟摇,实际上变成了男主人公的视点。而这两个视点的选择,其实与男主人公的心情有关。男主人公的心情是什么?刚才说过,这一切,目前都是未?

  我们现在看到的几个镜头,每个镜头的空间感都会被下一个音效或下一个运动或下一个镜头所更新,也就是说,每个镜头都保持着相当的画外空间,而这种空间,很快就被下一个镜头所解释或填充,但同时,下一个镜头也保持着同样的画外空间。

  接下来也一样,刚才是男主人公的侧面特写,然后再下一个镜头,我们终于看到了男主人公和他妻子的整个摊档的情况,原来他们不过是在通道摆着一个小摊,这一下又把他们的经济情况交待了。而这一点是开始我们不知道的。

  这一段镜头还有一些细节,比如环境音效的故意改变,也是用来控制画外空间的,我记不太清了,但总体效果是相当特别,很少见到别的故事电影这样表达空间的。这部电影的摄影机运动处理,很自由,不是有人说话就给人,甚至有时候都不跟着主人公走,自顾自已的一套。还是通道的这场戏,男主人公说要到机场去接上司的女儿,于是他向通道的纵深处走去,可镜头一直并没有跟着他走,直到他消失在观众的视野里,似乎让大家认为镜头里还有别的东西应该出现时,摄影机反而慢悠悠地向前移动,寻找主人公的身影。这种处理,不好说效果好还是不好,但至少有一点,摄影机的运动是自由的,是有自己的含义的,也许有时候这种运动显得很有意思,也许有时候显得做作,见仁见智,但至少,它很特别。

  另外值得说的是,这部电影的声音处理也很有一套,也许从技术层面来讲,显得粗糙,但要是从表达效果和目的来看,还是比较值得说道的,有时间再讲吧。  

  

回复(9)

| 3,100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