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重看了苏童的《妻妾成群》,脑袋里就浮现出《大红灯笼高高挂》来。就想说两句。

拍《大红灯笼》的时候,张艺谋还不是现在这种声名。这部电影和小说比最不同的地方就是“浓烈”。小说里再惊心动魄的情节,描述下来都是浅浅的几句,不会过多的形容。而电影就显出了老谋子的镜头特点。颂莲走进大院,全是长焦镜头压缩下的纵深空间,她被圈在中间;老人点灯,极红与极蓝的对比。仆人提着灯笼放到各夫人面前时那急就章的锣鼓。这还只是简单的过场,就已经玩得很强烈,在当时确实能让人眼前一亮。而且外景找到乔家大院,这片子几乎就成功了一半,也只有在中国,才产得出这么压抑重叠的建筑。不过原文中的重要道具——死人井,在电影里就变成了死人屋。估计那地方就没井,所以就这样凑合了。关于这方面的表现特点,大家看过电影自会有评价,倒不用多说。

电影能够轻松、准确把一个环境典型化,象征化,这是老谋子的强项,再加上巩俐那种老是一根筋的对抗角色,这片子就定了型,几乎连瞎子都看得出来老谋子是想隐喻什么东西。而小说就不同,你是能感觉一些言外之意,但更多是体会人物本身的情绪,苏童的语言软绵而有弹性,就着人物本身展开,不急不忙地推动情节。张艺谋的电影语言形式性感强,每招似乎都有所指,连老爷的正面都刻意避免出现,这倒也形成了片子自有的一套系统,他让你看故事,又不只看故事。不想说孰高孰低,只是这两种风格不同的东西之所以会捆绑在一起,可能与苏童那画面感极强的描写有关系,不过他也许想不到在银幕上展现出来效果会如此极端,老谋子拿走的,的确就是情节。

这部小说是属于比较好改的,因为段落、层次都很清晰。可也因为改编小说,电影里还是免不了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对话。比如颂莲因为三太太前晚抢去了老爷,在饭桌上发脾气走人。这时候导演还加入一段仆人对话来说明事件,没必要了。还有一两处对话也是交待意图过于明显。而有些非小说外加入的对话又显得有些生硬,编剧毕竟不是原著,这是难免。不过电影也有些段落是比小说简炼,比如颂莲和大公子见面,两个人分从大屋的两端出来,在屏幕的极左和极右,然后通过大屋的门口对望,这几个镜头已把二人感情和未来全部展现出来,很到位。

老周说《大红灯笼》是张艺谋风格最成熟的作品,有些道理。不过这种风格更多是静态的,而且也不是适用所有题材,用这种风格包装英雄、十面埋伏这类的动作片,就显得手法单一,而且动起来的时候,很多都是近景、特写,忽略了环境和纵深,甚至只能靠电脑来搞搞运动,这样的手法吸引人么,就像一片大黄中的一些红色就很美很雅么,我想这值得说道说道。

| 2,913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