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西班牙电影大师布努艾尔,我就会想起一个镜头:男人一只手扒开女人的眼皮,另一只手上的剃刀向她的眼睛割去。刀锋横过眼珠,正如浮云划过圆月——这一幕显然很莫名其妙,因为这就是超现实主义。而那个兴致勃勃手拿剃刀的,正是导演布努艾尔本人。

  被誉为“超现实主义电影之父”的路易斯·布努艾尔,起步于上世纪20年代的法国先锋派运动,他的创作生命几乎像电影史一样长久,一生传奇且饱受各国政府的迫害,从西班牙到法国,又从法国到了美国,越走越远,最后在墨西哥郁郁去世。他拍摄了32部电影,就有10部曾经被禁,而近期碟市出现的一系列布努艾尔作品,其中自然不乏禁片。

  两个疯子,一部超现实

  这部在电影史上牢牢霸占着一席之地的影片,有着一个无厘头的片名:《一条安德鲁狗》。我曾经尝试过在影片里找出哪怕一根狗毛,结果自然是失败的,这个片名不过是达利和布努艾尔搞的恶作剧。

  这是一部无法描述情节的电影,因为它根本没有情节。这部片子结合了这两个疯子的真实梦境,那时候布努艾尔住在达利的家,有一天他梦见一片乌云把月亮遮住,那个过程很像一把剃刀把眼珠划开。而达利也做了一个诡异的梦,他梦见一只爬满了蚂蚁的手掌。于是达利大叫到:“我们就从这两个梦境开始来拍一部电影好不好?”就这样,超现实主义电影翻开了它的第一页。

  导演搞来了四头瘦弱得快散架的驴子,它们得躺在钢琴上;一件石膏断臂模型,做得同真的断臂一模一样;此外,他们还做了一只牛眼睛和三堆蚂蚁。没有故事,没有逻辑,只有一幕接一幕的影像展现,用影像的视觉效果来震撼人的感觉,年轻人的性幻想、夹在门上的断手、手心中的蚂蚁,你可以从这样的电影中得出任何结论,前提是你有能力忍受它对你的挑战。  

  唯一愉快的是,这部电影时间很短,不过买这张碟的朋友,可能要对一张DVD的容量只收短短十六分钟正片而大感不爽。

  是超现实,还是现实?

  三十年代,超现实主义运动因几位代表人物的分裂而告一段落,这个时候布努艾尔的创作却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他拍起了最现实主义的纪录电影。1932年他回到西班牙,开始关注一个鲜为人知的落后村庄和农民的悲惨生活,这部《无粮的土地》让他赢得了踏实的声誉。西班牙佛朗哥专政上台之后,布努埃尔被迫离开祖国,几年后定居墨西哥并在当地拍摄了十余部老实巴交的影片,其中就包括《大野心家们》。

  你很难想像这是一部由“超现实主义之父”制作出来的电影,它整齐严肃,好像要参加宴会。开头几分钟就像是纪录片一样介绍着小岛上的风土人情,然后整部影片有着戏剧性极强、结构完整的故事。在总督的独裁领导下,一位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而想方设法获得权力,但他成为当权派后,似乎又成为另一个邪恶统治的循环。这部电影有漂亮女人和男主角的地下恋情,有阴谋、暗杀和监狱里的暴动,在当时看来,也算是部有头有脸的商业电影。导演把政治表现成一场有声有色的游戏,自然含着一股批判意味,然而拿政治开玩笑总是容易出问题,于是这部作品在南美被禁了数十年。

  布努艾尔对自己的这类作品并不满意,这种片子虽然题材敏感,但在技巧上并没多少新鲜玩意,最大的价值可能仅在于导演公开的政治表达。纯现实主义的东西也许并不适合这位天马行空的大师,于是他离开了墨西哥,开始了另一段人生和电影的旅程。

  
  超现实,也许就是现实

  作为一个激进的无神论者,布努埃尔的作品经常充斥对宗教体制和资产阶级的无情批判。这个在天主教家庭中成长的家伙,却对宗教充满了怀疑,并且时不时就抓着机会调侃一把。在他创作生涯的“信仰三部曲”中,他把超现实主义和现实主义叙事的方法完美结合起来,代表作品便包括《银河》、《自由与幻想》和《资产阶级的审慎魅力》。

  《银河》正是一部探讨神灵、基督教和耶稣的电影。影片像是一部公路电影,描述了各式各样的基督徒在去西班牙一个“神圣小镇”参拜路上的见闻和讨论。布努艾尔使用各种怪招,在幻想和现实,历史与梦境中自由穿梭。影片经常出现一些“超自然”的段落,比如黑衣牧师走着走着,身旁突然冒出一个小男孩;有时人物的想像主宰着其它人的出现形式,比如有一哥们老想着把教皇给枪毙了,而想像中的枪声却让现实里的人群听得真真切切——布努艾尔把超现实与现实融合到一起,给整部片子增加了神秘色彩和许多难以言喻的妙趣。

  导演对宗教始终抱有一种揶揄的态度。比如片中的耶酥就像是一个混子,还老讲一些不知所谓的小段子。而有个哥们因为不相信有上帝,在雷雨夜对着上天大喊:你要听得到就劈老子一下。结果他一转身,一道闪电把旁边的树给劈倒了,这哥们脸色苍白之余还得意地说:看,没劈到吧,哈哈。

  《自由与幻想》同样也延续着写实中蕴含超现实的手法,并且是这类影片中最特别的一部。无法说清故事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像是过场,发生的事情似乎没有联系但又被导演拉到了一起。有的片断很好玩,有的时候又很沉闷,你搞不清什么是真正的现实,但你知道这就是布努艾尔的风格。

  
  布努艾尔晚年在墨西哥的心情也非常超现实主义,经常用手枪射击花园里植物上的蜘蛛。有人说,他一生都在用电影瞄准一些东西不停地射击着。他自己在书里说,当一天一天老去时,他并不害怕死亡。他唯一渴盼的是,每隔10年从棺材里坐起来,读一份当日的报纸。

  

  碟碟不休

  布努艾儿这一系列的作品都出自日本二区,法语发音,包括日文和中文繁简体字幕,画质都不太好,翻译质量一般。《银河》的翻译看上去比较准确,画质最理想的是后期的《自由与幻想》,可最珍贵的影像当属《一条安达鲁狗》,这部电影是默片,不过有一条日文的评论音轨。虽然布努艾尔的影片比较难找,但这几部D5都没有太多值得收藏的花絮,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 3,069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