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九月会在内地上映,当然要去再重温一遍细节。
  这部电影绝对是需要去影院观看,倒不光是因为视听效果的原因,而是因为它的主题性。
  “电影如梦”这种陈词就不说了,但剧中人物连接做梦机进入梦境,跟观众买票进入黑匣子观看屏幕上的幻觉,几乎就是同一回事。
  所以影片从一开始就对你的头脑进行“Inception”,不光在剧情里,在真实生活逻辑里都要套住观众。
  这一点跟黑客帝国是非常相似。于是观看第二遍的时候会获得另一种快感,一种把全片当做梦境来看的快感。
  其实我想说的是诺兰这个家伙的狡猾之处,他的剧本从概念上、结构上、细节上,都完全可以当做教材级的示范。但实际上你要是用编剧教材告诉你的方法,是写不出这样的故事的。一方面当然要天分,另一方面,结构是死的,内容是活的。其实还是要考虑电影的最基本元素,“时间”与“空间”上做文章。而诺兰就是游戏电影时间的高手,打乱时间顺序从跟随、记忆碎片时期就开始了。他玩弄时间的另一招是“交叉叙事”,比如TDK这种线性进程的故事,大量含有多线交叉——我怀疑是受了《教父》的影响。他最好的作品基本上是这两者综合运用。
  目前世界范围内,写套层结构写得最出色的我想到三个人,诺兰、考夫曼、韦家辉。三个人的写作目标也都有个共同点:深入人内心世界。韦家辉的《再生号》是够复杂,也够精细,但因为制作和演员的原因没达到更好的地步。考夫曼的世界更完整,也更文艺,《纽约提喻法》甚至偏向哲学。诺兰是相对“娱乐”的一个,可仍热衷于讨论一点人性,下面有巨蟹。

  
  Inception做为一个娱乐大片,居然是没有大BOSS的,臭脸怪的捣乱老婆勉强算是个小BOSS,但这还是臭脸怪投射出来的。一句话讲到尾,最大的BOSS就是自己的内心,只要正面自己的黑暗并提升小宇宙,就会得到救赎,这基本是个“文艺片”的做法。另一个找到自己内心(其实是被植入意念)的是富二代,影片在高潮处他拿到小风车,好像是找到了内心深弃的温暖,任务也就此完成,皆大欢喜。这个时候大家都快忘记了这个任务完成的残酷性是让富二代搞垮集团——虽然这个任务简直是无厘头到了极点,但毕竟整部影片的高潮就像个“文艺片”一样,大家都找回了自己的人性。虽然并没多有深度,但要一层层揭开臭脸怪的内心还是一次很过瘾的历程。不过,投资老板肯定很不爽就是了。
  总的来说,这三个编剧牛人都还是有一颗比较文艺的心,这让他们的电影在开动脑细胞之余又比较有嚼头。我想这是编剧界的一个很好的方向。推理题材也是这样。
  PS:臭脸怪的演技是不错,不过一年间连演两部死老婆导致精神疾病的角色……也难怪脸越来越臭。

| 3,198次阅读
首页

15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