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看安哲罗普洛斯电影的人,大多属于影迷中的“没事找抽型”。你永远不可能在嘴里嚼着爆米花、旁边横着姑娘雪白大腿的时候投入到他的影像中去。很显然,不是所有的电影都负责娱乐大众,也不是所有的电影都把观众智商设计在十面埋伏级的程度。娱乐电影是从观众的无意注意中提取他的兴趣,而更多的艺术作品显然更需要观众有意地注意,有时还需要痛苦地与睡眠作拉锯战。

  塔科夫斯基的电影对偷懒的观众不屑一顾,跟老塔有得一拼的老安自然也不会省油。所以,在这个夏天看《蜘蛛侠2》与看安哲罗普洛斯《希腊三部曲》的观众之间显然很难存在什么共同语言,虽然那个漫天乱飞的家伙好像也开始讲“人性”了——“人性”真是个很美好的事儿。

  安哲罗普洛斯的这个套装包括他早期的三部重要作品:《36年的岁月》(1972年)、《流浪艺人》(1975年)、《猎人》(1977年)。要完全看懂他的电影,需要对希腊四五十年代的政治背景有足够多的了解,对希腊历史文化有一点道听途说的积累,还要对……与《蜘蛛侠》相比,谈论老安真是很烦人。好在本文只从电影最基本的视听语言入手,俺不过是摆一个触摸大师的POSE而已,不用害怕。

  要侃安哲罗普洛斯,铁定要说他的长镜头——在这里我们采用“段落镜头”这个词更为贴切。老安的电影镜头数量不多,就有人拿它们来大做文章,这部电影90个镜头,下部电影才80个镜头,言下之意是镜头越少越像大师,这种强暴式的思维简直让人不能容忍。老安的影片节奏虽慢,镜头偏少,但他的段落镜头其实包含着很大的信息量,镜头设置很合理,优美之余还充分利用了画外空间,仔细品尝,另有雅趣。

  《36年的岁月》有着一个犯罪片的外核,哪个刚出道的导演不希望自己的影片观赏性强一些?虽然整个故事具有强烈的指桑骂槐倾向。开头部分的那个360度运动段落镜头,首先考虑的是讲述情节,吸引观众。树林中,两个男人在前景,背对观众向纵深处望去,好像在等什么人。树林远处传来声响,两个男人转身往画面左边跑去,那里有个小山坡。画外的马铃声音越来越大,镜头跟摇到二人跑到一片破屋旁隐藏,摄影机继续摇到180度的时候,一辆马车从左下方入画。镜头继续没完没了地向左摇,已经转了360度回到最初的位置。我们看到又一辆马车驰过来,车里坐着两位女士,一场虚惊。穿浅色上衣的男人入画,继续等待。这一圈摄影机的运动显然只是一个趣味的开始。

  男人发现树林深处有汽车的动静,转身向左跑到山坡上招呼同伴出来。这时摄影机向左摇到山坡上的那个穿深色衣服的伙伴,他有点紧张地向画外张望,这时摄影机快速地继续向左摇,又是一个180度,我们看到又一辆汽车向浅色上衣男人方向疾驰过来,机位顺着摇过来,这是第二个360度,那个浅色上衣男人已经被三四个猛男制服,一边还叫喊着什么。两位猛男向山坡上的深衣男子追去,摄影机又向左跟摇——好在它没打算再来个360度团体后空翻什么的——这个段落镜头终于结束了。

  如果让好莱坞来拍这段戏,你肯定会得到几个狠狠的面部表情特写,还有拳拳到肉的搏击镜头,新潮点的还会手持摄影跟拍跳切,没创意的就先快动再搞慢动作。但老安选择有一定距离的全景镜头,并且全程跟摇。观众的注意力随着摄影机的运动被调动起来,而声音的暗示突出了画外空间,吸引观众联想镜头外的事件。由于是360度的这样一搞,整个屏幕的空间就真正立体起来。另外,这种处理方式也增强了情节的戏剧效果,尤其是第二次的逮捕活动进行得突然、简洁。这种运动镜头的把一整段的时间和不同内容的空间连接在一起,产生强烈效果。在老安其它影片中会进一步使用这种手法,并得到加强。可以说这种视听的处理代表了老安电影语言的某些特质,并从简单的叙述剧情吸引观众上升到对影片情绪的表达。

  在他早期代表作《流浪艺人》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种手法有了新的发展,同时也奠定了老安这一辈子的影像基调。这是一部“社会与心灵”的流浪史诗,整部作品建立在冷峻的色调和绵长的思考中,段落镜头的运用更加内敛。片中同样有环摇的手法,先是楼下的正面固定镜头拍艺人们提着包裹上楼,然后仰拍各个人回到各自的房间,影调是偏暗的。等各人进了房,摄影机往左摇到楼道的一侧,这时忽然艺人们纷纷走出来聚到这里,目光神异地盯着楼下。摄影机加快速度向左摇到180度,这时对准了楼下院子里的一块空地,光线已经明显增亮。画外手风琴音乐起,一哥们和一小妞儿入画,狂念台词,平白增添了一丝莫明其妙的气氛。这时画外男子大声插话并走进镜头,摄影机跟着他再往左摇到360度的原位,我们看到艺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下了楼,原来他们正在排练。

  这一段落的场面调度已经脱离了生活的真实,人群时隐时现,时空虽然一致,但动作间又并不一致,是跳跃的。这正是安哲罗普洛斯最爱玩的“现实”与“幻想”的交叉,时空在同一镜头内进行了压缩。对于这样的处理,可以有很多种解释。但老安掌握住了“变”与“不变”之时的界线,例如光线的对比、声音的对比,让这种效果显得神秘而从容。杰出的电影镜头往往是给人充分想像空间的,老安的这种段落镜头便能达到这种效果。它有一定叙事的功能和意图,但更重要的是表达着整部影片的基调,也就是处理好写实与幻想、真实与寓言交错的情绪。

  在这个现代史系列的第三部影片《猎人》里,老安开始有点把玩镜头的意思了。《猎人》与前两部相比,纪实性更弱了,更像一出政治寓言,而且还充斥了不少荒诞性和冷幽默。影片里发生的事情也是真真假假,让人糊涂。几个打猎的人在雪地里发现一具尸体,把它搬回了驻地,从而引发一连串事件,而这些事件从情境上来说却显得不够真实,错开的时空剪辑更让人对故事摸不着头脑。老安惯用的环拍式段落镜头到了这部影片中,甚至于带有了一点戏剧表演的色彩。那一段围绕着尸体进行的审询场面,从貌似纪实的开端,随着时间的进展,被审问的人角色开始变幻,并加入了话剧式的现场表演,发展成个人的一种倾诉式表达。摄影机也很不老实地从墙壁外面移动着拍摄,慢慢地转回到原位,一切又恢复到运动前的样子,就像一切都没发生。整部电影的情节也是像这样转了一圈,在最后的结局处否定了影片开端的假设,一切都像没有发生,那具尸体仍躺在冰天雪地中。

  几个镜头显然无法尽述安哲罗普洛斯,不过电影也正是由这一个个镜头积累而成。老安很容易被“象征”和“符号”化,但离开镜头谈象征意义只是一些没能力却有想像力的影评人做的事。希腊三部曲让我想起贾障柯的三部曲,这两者在表达角度上有着类似的地方,站台与《流浪艺人》的相似更是比较明显。不过说到导演功力,姜自然是老安的辣。他在《36年的岁月》里有个监狱放音乐的精彩段落,还让我怀疑二十年后《申肖克的救赎》的导演是不是也偷偷摸摸地抄过一段。这年头,大师确实不如流行导演吃香,可那些伙计们有多少玩意是从大师后门撬走的,就说不好啦。

| 1,889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