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日本导演市川昆1965年的纪录片《东京奥林匹克》,才确认不光人家经济领先俺们很多年,电影方面也是一样。
  
  关于奥运会,我们可以举出三部重量级经典纪录片:1936年,大名鼎鼎的里芬斯塔尔作品《奥林匹亚》,1964年巿川昆的《东京奥林匹克》,还有1992由西班牙牛导卡洛斯·索拉导演的《巴塞隆那奥运会》。每部片不多不少,正好相隔28年,奇了。
  
  这三部片的导演,都注重镜头构图,讲究形式美,他们的拿手好戏都是捕捉运动选手在竞赛过程中的独特美感。兰妮蕾芬斯坦是开山祖师婆,她的《奥林匹亚》奠定了许多运动竞赛拍法的基本模式,而《东京奥林匹克》曾夺得1965年嘎纳城影展国际影评人大奖,它不但延续形式上的优点,而且在剪辑上十分讲究,展现了导演自由的时空观念,镜头间的关系更是被处理得炉火纯青。
  
  第一个镜头就能看出市川昆是狡猾狡猾的。一个大大的太阳在屏幕中央,这个特写长达半分钟。如果你还看不出来这个东东跟日本国旗的相似之处,那你不妨把眼睛移到一面白墙上,过个几秒钟,你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一面不折不扣的日本膏药旗。这种视觉把戏的玩弄让人惊叹。
  
  第二个镜头,就是一个铁球迎面飞来,圆形接圆形,简直是剪辑课教材。接下来房倒屋塌,这部纪录第18届东京奥运会的片子用一种奇怪的方式——破坏——来开始全片。因为,当时的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国,导演自然想由这部影片让民众对太阳帝国恢复信心,让优美的影像与精彩的运动赛事来表达一种无穷尽的生命力。接下来的一组体育场馆的镜头充满了线条美和纵深美,第五代早期玩的那些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构图在本片中早有体现。唯一让人别扭的是影片有些配乐太具日本特色了,听得俺耳朵发涩,这种风格的音乐还用得不少,有点碜得慌。其实本片的配乐还是很讲究的,不同的运动门类有不同风格的音乐做衬托,在表现强烈主题的时候就会用上本土音乐,相得益彰。
  
  镜头下的东京在影片中呈现出一副经济蓬勃、活力无穷的现代化都市之状。不但看不到战败的痕迹,更觉察不到参赛国与国间曾经的敌意。在表现铅球比赛时,第一个镜头就是一只手擎着一只圆球的特写,又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圆形。一个个抛出不同弧度的铅球被接到了一起,紧跟着一个球体在轨道上滚向镜头深处。一不留神就能联想到他们的国旗,看来日本人总是忘不了抓紧时间玩点爱国主义。这一种象征贯穿全片,红红的太阳更是时常闪现。
  
  导演巿川昆在规矩中又十分大胆,在剪辑上更是没有任何的顾忌,什么“越轴”、“跳”这种所谓的规则全部打破,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影片自然让观众感觉到了轻松和振奋。在介绍各代表团入场的时候,那一串快速的各种颜色队服的跳切就让人感觉到了不同,没有什么人在这种严肃又无聊的仪式上玩这手的,但市川昆就敢玩。
  
  影片最为奇妙和自由的段落应属体操比赛。背景配乐柔和、轻快,一红衣姐们在黑背景平衡木上正优美着呢,马上切到“自由体操”另一红衣姐们的姿态上;这位选手正原地转圈呢,立马接到另一位选手转圈不止。这边苏联选手在场上右上角正翻筋斗,下个镜头她突然就蹦到了左上角继续动作;开始是一位红衣姑娘正翻得带劲,镜头切过去变成一白衣男士接着反方向开翻,互相切换了几下,突然又切出一蓝衣服的选手接着翻。这时候背景音乐都轻快得有点轻佻了,导演也越玩越开心,上下乱跳,那种自由的剪辑观念把体操比赛那种轻盈的美感表现得别具一格。而且他用的手法基本上全是所谓“剪辑教条”里的大忌,你在国内任何体育比赛类的影片中都看不到这样的处理,哪怕在21世纪的中央电视台中,你要敢这样剪辑肯定被那些“老编辑”们骂得一头的包。可看看人家日本人四十年前的视听观念,看看别人是怎么从吊环直接切换到单杠运动的,又有谁看不懂这样的镜头语言?想想都替俺们有些搞电视的死脑筋害臊。
  
  我比较喜欢的还有“射击”这个段落,主要是那些摄影真是到位。把射击运动的“静与动”,把选手的神态尤其是眼神表现得既神秘又吸引。声音的录制和表现也很精彩。虽然整个段落不长,但完全抓住了射击项目的特点。另外,非常特别的段落还有雨中的链球,它甚至展现了一种运动诗意,调过色调的镜头捕捉出肌肉的美感、运动的美感,尤其是掷球出手时声音的突出让人听得汗毛都竖将起来,美不胜收。还有划船比赛时,选手成剪影的一致动作也让人看得出神。

  影片的最后压轴段落是马拉松,长长的特写跟拍镜头,让人很“汗”。这个汗不光指埃塞俄比亚的选手阿贝贝那满头的汗珠,更是指一直跟拍着的摄影师得累得一头的汗。最后阿贝贝刷新了马拉松的世界纪录,导演从对阿贝贝拼搏过程的长时间凝视,充分体现了自己在这部影片里对战败后大和民族要抒发的良苦用心。
  
  拍这种累得死人的大型运动会,无疑相当于一场马拉松比赛。这部纪录片很长,毕竟要把一届奥运会展现下来,没三个小时是不行的,光是田赛的各种项目就光了一个多小时,这样的确容易造成观影时的疲劳,所以要从整体性上来看,本片限于题材特点难免有些冗长,但它精彩的细节和局部处理会让人时常眼前一亮。一部纪录片拍到这种程度,不服不行。

  有政府支持,在设备和人力上可以做到完美的配备,这形成做大型纪录片的大好平台,但如果编导没有正确的创造性的观念,片子再怎么豪华也容易变成垃圾。2008年,我国官方肯定也要纪录下北京的奥运会,真希望他们不要被四十年前的日本导演抛下太远。 

| 2,428次阅读
首页

2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