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良犬》这片子在国内火爆过一阵子,原因是有人说《寻枪》抄袭它,然后众媒体冲上来讨论了一把,轰轰乎,烈烈也。于是,在黑大师的众多杰作遮掩下,这部1949年的老黑白片终于再见天日,吸引了不少捧场的盗版青年。俺觉得真是搞笑,一部经典与观众见面,原来需要这么多曲折繁复的前戏。让俺联想起有些同志看了美国片《铁面无私》(Untachables)后,觉得那段阶梯枪战很炫很过瘾,然后呼吁大家一块儿去看《战舰波将金号》一样。

  争论让俺倒了胃口,所以一直也没看这部老片,得知最近CC版也出了这张《野良犬》,才收回家好好看了遍。这片子用现在的眼光看当然不如《寻枪》那么光哨,但却像倒啃甘蔗顺吃鸡翅——有点渐入佳境的味道,寻枪就有点恰恰相反的意思,越到后面越是寡淡。《野良犬》的叙事就是层层深入,一事接一事,小事接大事,从周边游走到一步步接近罪犯达到高潮,最后搞完了事,头尾都干净利落,结构分明。而《寻枪》也是小事开头,玩得还挺开心,越走越深也吸引人,可玩到后面就有点走神,说着说着导演就想抒发一点情怀了,反而显得不够从容。因为这边你情怀了一把,俺们正愣神呢,转过头你还想让牵着俺们鼻子说走就走,这不扯呢嘛?

  黑泽明在拍《野良犬》时还没火呢,虽然快四十了,但愤青的劲头仍然可见。这部片子正好拍摄于日本二战后,刚打完仗自然经济萧条,人心的失落感随处可见,这种社会大背景也是绝佳的创作母体,容易让影片上层次。黑泽明影片里贯有的“对人性关怀、对体制思考”在本片里露出了苗头,你能感觉到黑大师偶尔忍不住会以三船敏郎为化身来拷问这个社会。

  俺这次主要侃侃本片影像方面的一些看法。这部片的视听风格比较平实,但仍可以看到导演的用心设计,其中一些段落已经预示着黑泽明今后的走向。丢枪的警员村上为了找到贩枪团伙的线索,打扮成退伍落魄军人,天天混在人群里四处转悠。这一段落的影像设计是片子前半部比较突出的。大量的脚步、眼睛特写叠人群镜头,不同方向的跟移人物运动镜头,移动迎拍太阳透过屋顶的光线,摄影机对镜头内人物的造型感突出——这一切都在两年后的《罗生门》里得到了加强和更有效地组织。导演通不同景别的交织,影像的累加,营造出一种焦虑感。黑泽明用了很长篇幅来表现这一段寻找的过程,其实目的不仅是突出男主人公,更是凸显当时的社会环境和民生情况。把自己的意图隐藏在叙事之下,这一手玩得是挺漂亮。

  影片整个叙述过程不紧不慢,一点点的线索慢慢展开,又像是对心急火撩的年青探员村上的一种煎熬。天气的炎热程度在多个细节被强调,这种对“热”的突出衬托了主人公的那种心情,从而带动观众也产生类似对情节发展的渴求。而志村乔扮演老探员的沉稳机智与三船敏郎的火爆冲动也形成趣味性对比,让观众更好融于情景。在以“动”为主的侦查段落间,导演还注意适当安排“静”的段落,如年青探员到老探长佐藤家坐客,看到一幅五好家庭和美图。两人讨论着犯罪和社会这种深刻问题,年青探员时有迷茫。这时摄影机对着三个小孩甜美自在的睡姿来了一个摇镜,此情此景,两位探员与观众都会被暗暗触动。即衬托了主题,还控制了节奏,这一手也玩得漂亮。

  我觉得本片最精彩的两个段落处于影片的最后二十分钟。首先是老探长佐藤找到了罪犯的藏身之所,急忙给年轻人村上挂电话。屋外是大雨磅礴,气势逼人得很,可正巧接电话的人手脚又慢得可以,把话筒放下去通知人时,那边厢罪犯已经偷偷出现。切过来,一个老探长的特写,他拿着话筒,紧张的表情。可这时导演下个镜头不是继续叙事,却是一个插开的全景:后景能看到电话亭内的老探长,前景一个女服务员伸手打开收音机,传出了“鸽子”的音乐,气氛骤变,接下来女服务员与旅馆老板在前景甚至还开始毛手毛脚,打情骂佻。留下后景心急如焚的老探长。这种对紧张节奏的控制、对观众心理的把握当真是老到,别忘了这是五十多年前的手法。而那边年青探员只能听得到话筒里传来的音乐声,只好干着急,再切过来这边,在更大的音乐声下,电话筒空荡荡悬在半空,女服务员与老板的近景,他们静止地向画右张望,下一个镜头,老探长佐藤倒在屋外的雨地里挣扎,手里还拿着枪,而屋里灯光照着满脸紧张的人们,温暖的音乐持续进行。这几个镜头都是静止的,却让观众体会到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和恐惧。老黑的这一手,能说他玩得不漂亮么?

  在影片的最后,年青探员村上终于找到了与罪犯面对面对决的机会。罪犯掏出枪对准村上,气氛最紧张的时刻,旁边的学校却传来了钢琴声,黑泽明又来玩“反衬”这一招。接下来是好一番打斗,俩人在树丛里跌跌撞撞,一身血污,活像两只野兽。终于探员制服了罪犯,他气喘吁吁地把对手拷好,然后再也支持不住,一头倒了下去。两个人躺在草地上,活像两只野狗,现在知道《野良犬》的来历了吧?这个时候,一群小学生从镜头的纵深处走过,还唱起轻快的歌曲,接着是几个美妙的仰拍花朵的镜头。黑泽明把最煽情的镜头留到了最后,在这种强力渲染之下,罪犯自然控制不住,放声痛哭。

  在这种时候,观众也可以开始思考,是什么让罪犯从一只“良犬”,变成了一只乱咬人的“野犬”,而社会给这些被遗弃的人们带来的究竟是什么?也许就像正如佐藤探长所言,“没有天生坏的人,只有坏的环境”。他可能想说在这个社会,还有好多条野狗。也许,这个社会,就是条野狗。

| 2,370次阅读
首页

2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