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好像是比较火了,其证据为:要是俺强行说它不火,估计没人愿意搭理俺。相应的,韩国导演也火爆起来。这些年韩国在重要电影节上拿的基本都是导演奖。从李沧东、林泽权到金基德。这似乎从某个方面说明一个问题,韩国导演的水平确实不容小看,可他们拍的片子却总让人感觉少了点什么东西。可能因为他们这些导演一个个都聪明得很,灵巧得很,什么刀枪棍棒耍起来绝对是有模有样,如果拍短片绝对是世界头等,但一到长片,就缺少点大格局。这个格局倒不是指非得往库布里克老师那种方向扎猛子,说的还是一种全局的掌控能力。但这种能力倒是急不得,慢慢来吧。
  
  最近知道了金基德,听说他有两部片子卖得不错,一部是《Samaritan Girl》,一部是《春夏秋冬……春》。
  
  《Samaritan Girl》是朋友给俺推荐的。当时一听是韩国片,心里已经有点别扭。毕竟从《绿洲》之后就比较少看韩国人叽歪了,因为来来回回好像就那么几套,老觉得他们用药太猛,腻味得很。而且这个导演金基德俺也不是很了解,就知道他拍情色的玩意从来就不让广大发育晚期年青人好好的爽一把,还附加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罪与赎思想,让人不痛快。他最出名的《漂流欲室》,当年俺可是奔着看三级片的心去的,结果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破船,自然是大大失望,从此就记下了仇。
  
  所以看他这部得银熊奖的新片,心里也是颇有不平之意。不就是少不了血腥、暴力加色情,一个援交妹与另一个援交妹及其老豆不得不说的故事喽。但看完之后,倒真有点服了。这哥们,比俺看《漂流欲室》时明显强多了嘛。那几个画外空间处理得多棒,我指的是那个跳楼的段落,仰拍一老哥们从楼上往下看,再切一个近点的镜头,已经换了一种透视,造成虚头八脑的效果。然后镜头切开,就听到叭的一声狂响,老哥们身上的一个事物摔进了画内,接着,最毒的是那血液,从画外,沿着地砖的缝隙一点点渗进画内,一股子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不用正面表达,却让人难忘到胃疼——这哥们的片子总是少不了一些神经质的因素。虽然整部片子剧情有点不近人情,不过好在俺就没抱着看一部写实主义的作品来看,所以还可以接受。但导演用的很多手法又颇为现实主义,比如手持摄影,比如全片没铺一个轨道,晃了吧几的——俺盯着呢,他真的一个轨都不铺,省钱吧……用纪实的手法展现不太“纪实”的话题和情绪,这倒跟《绿洲》有些相似。
  
  本片最牛的地方在于最后十五分钟。前面那一个多小时,老实说也没什么新意。不过就是有点小情小调小变态,俺们久经考验的爱国青年那惧这个?但最后十五分钟,老金从情节上,更是从影像和空间的处理上树立起了一种情绪,这是一种对比,更有一种转折,给整个片子补了一层精神上的底子。那里的影像就不像前面那么单纯的叙事或抒情了,它已经溶入了更多的因素,说得悬点就是开始让人思考了。那开在水中央的汽车,就像一艘船,水是什么?人的欲望?谁知道,反正我就知道金基德玩来玩去总是忘不了水和船。说归说,至少金基德没把整部影片的基调往许秦豪那种小情调电影上靠,他还力图讲点更深入的东西,不易啦。而且对白少,纯用电影手段表现,俺钟意。结尾很干净,又有意味。无法发动的汽车,死气沉沉地躺在远景里,小小的人在它旁边无能为力。
  
  简单说来,就是这最后十几分钟让这片子上了一个层次。具体怎么上法,自己看去。反正这种处理是比较体现导演的想法和功力,靠这一段落的处理,他也应该得一个奖。
  
  抱着看过《Samaritan Girl》后还算正常的心态,俺又去拿了一张《春夏秋冬……春》,听说这回金基德玩“素”了,不搞花招了。呸!江山倒是易改,他金基德什么时候移过?不过在看第一段“春”的时候,还真差点给他蒙了,以为有点好山好水好和尚就真把这导演性子给磨了。看到“夏”那一段的时候俺乐了——看,跑不了吧,还不是得玩偷情这一套?我还信你金基德的片子没床戏?
  
  这部片子构思倒是蛮大句的,想用几个段落讲尽人生感情,世事沉浮,把“七情六欲”一网打尽。老实说,看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么大的时间跨度,导演用什么手法才能搞得我们心服口服呢?看完才发现导演狡猾得很,四段不同的人生,找四个人来演就好啦,也不管人家脸型是不是相称。景方面嘛,深山老林的,屋子也没特点,春夏秋冬四季的戏,找三个季节就足可以拍完了。你看不出电影开始的时候是什么年代,结束于什么年代。也许老金就是想把外面的世界隔开,就像那个孤零零在水中央的寺庙一样。他这么喜欢水的意像,总喜欢把人放到水的中央,这回干脆把一座大庙搁到水里,像艘大船般,任由你们影评人怎么折腾联想都好,我自岿然不动,狡猾。
  
  《春夏秋冬……春》整体上的结构倒是完整,但这回却缺少了段落之间的润滑以及影像上的出新,大多数的镜头都在意料之中或是意境之中,导演只需要寻找而不需要创造,因此片子总体看上去平平整整,没大毛病却也没太突出的地方。“秋”的那段还略显用力,编剧和导演在这里都有刻意之嫌,用佛的话说就是太“着相”了。什么时候拍佛的故事拍到“本来无一物”的程度,那就是大师了。另外,本片有一个细节老是让我出戏:老和尚与小和尚都住在水中央,要出门去只能靠撑只小木船。很明显,只要一个人撑着船出去了,另一个人就很难身上完整不湿地出门。但影片里就有几次,当小和尚一个人划走船后,老和尚却能神秘出现,让俺一直都纳闷他是怎么出去的,并导致俺没能认真体会影片的深刻思想。罪过罪过。
  
  不管怎么说,仍能看出金基德正在这两部电影里寻找最适合他的表达方式,下一部影片也许更偏锋,也许很老实,但肯定还跑不了有水和船,如果他还能想出不撑船就能渡河的怪招,那真是阿弥陀佛,善莫大焉啦。

| 1,947次阅读
首页

No Comments Now!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