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传基老师在提到《牯岭街》时,特别谈到杨德昌的空间处理。

比如小四与女孩推着车走路,而三角裤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的声音揭示了一个画外空间。摄影机被解放了,观众的视野——更重的是思想,不再局限于屏幕上能看到的空间。这当然是一种很有力的艺术处理。

上面只是一个例子,其实在牯岭街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导演刻意做出的“画外空间”,从第一个镜头开始。

第一个镜头,相信不少同学都有印象,一个大教室里,小四他爹在求爷爷告奶奶,而画外音是个打着官腔的女人声音。这个女人形象是这场戏的“肉”,不过她并没有出现在镜头里,也许是被门框挡住了,不过观众完全能从声音环境来分析出这个人的特征。第二个镜头,对准了教室外的小四,同样还是官腔女人的声音,罩笼了整个环境,小四的“夜间部”命运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这样的“画外空间”,含蓄,不乏力度。杨德昌对它的大量运用,也慢慢建立了影片风格的“冷静”基调。

其实除了具体镜头,杨德昌在叙述处理上,也时常用“画外”的留白效果。比如小四哥哥“老二”的台球经历,就是点到即止,没有表现他具体输球的经过,但从对话和情节发展,你能体会到这个被留到了“画外”的线索在叙事推动中的作用。在大线索上也能用。比如“honey”这个人物,也是一直处在“画外”,从不同人的口中我们得到不同的片段,最后组成到他出场这一刻,形成极大感染。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应该说,在华语影坛里,没有哪一位导演像杨德昌这样,从镜头语言到叙述特质上,坚决、有效地运用“画外空间”。

从观众效果来看,但凡是大量用到“画外空间”的电影,从来都是需要观众主动去思考、去感受的,你得付出脑子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电影空间。而娱乐大片,比如像《变形金刚》,就根本不可能大量用这种方式,娱乐片需要观众把视线倾注到“屏幕上”,被“此时此刻”“正在眼前”的奇观吸引,并时刻牵挂着下一个画面的产生,你无需动脑,电影制作者已经帮你动到位了。你看得爽,叫得欢,把MM的手捏得发红,目的达到。

也就是说,在上面谈到的特定例子里:画内空间,吸引的更多是眼球。而画外空间,吸引的是脑筋。

有没有娱乐片用画外空间用得好的,既吸引眼球又吸引脑筋的?当然也有,我觉得比较典型的有“傻马兰”……

| 3,926次阅读
»
首页

5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