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Alpha聊了几句,激起了我对杨德昌电影的一些思考。
本来我的情绪已经被那个短片搞光了,所以也一直没再打算写什么。
说起杨的电影语言变化,倒是想起一些东西,只言片语。
两个特点,一个是“冷”与“热”。一个是“减法”与“加法”。
“冷”是他的结构与语言,“热”是他的态度。这个先不多说。
如果从《牯岭街》之后来看,独立时代应该是过渡到《一一》的一个关键阶段。不是说《独立时代》的电影语言比《牯》好,而是有一些倾向的不同。比如在景别方面。《牯》的景别变换,段落控制方式是很多样化的。
但独立时代就更得“简单化”了,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调度,也就是说,切换镜头不那么频繁。一场戏,他就采用一两个机位,摇一下或跟一下,搞定了。很多时候就是一种简单地旁观和展现——但有几个关键镜头的调度也会很复杂。这种方式跟《一一》有点像。牯岭街就不同,导演的设计很多样。比如少年家里,同样的场景,杨德昌选了相对多的角度与质感。
而在《独立时代》,一个是具体到每一段落,杨德昌做了“减法”,但是在大的叙述结构上,他用了后来越来越喜欢的“多线交叉”结构,一种“立体”的叙述,这是一种“加法”。这种加法,从《恐怖份子》就开始了。
于是“加减”之间,“冷热”之间,《一一》大成。

| 1,941次阅读
首页

3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