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 espejo (Zerkalo)

没有人能完全看懂塔尔科夫斯基的《镜子》,就像你不可能完全看懂另一个人的内心一样。

就算是他自己,也未必能做出让大家都满意的解释——而这部电影,好像从第一个镜头到最后一个镜头都需要解释。

需要么?其实不需要,我一直觉得《镜子》与《太空漫游2001》一样,是一部体验型的电影。一部调动你的所有生活经验与艺术细胞去体验的电影。它的问题不在于你有没有看懂,而在于你体验了多少——你愿意体验多少。

可这样的电影也容易被骂成是作者自欺欺人,要知道拍一部让大家看着晕乎的电影比拍一部让大家看懂的电影——难度系数似乎要少得多,艺术态度好像也颇可疑。

所以我要说明,虽然《镜子》是一部体验式的电影,但并不代表它没有用心地结构、没有精致的语言、没有巧妙的叙述——它都有,但这些并不用普通影片的结构、语言、叙述去呈现而已。这是一部“意识流”的电影,它更像电影里的“诗歌”,有着自己的节奏,并在结局一唱三叹,美得惊人。

然而老塔非要说这是个“正常叙事”的“简单电影”,这搞晕了很多电影青年——其实他说得没错,在每个人自己的回忆里,好像都是正常叙事的,因为所有的细节都无须解释,闪回前进插叙怎么来都不会晕乎,但在旁人看来,你Y就好像在发神经一样。

其实只要从影片的某些“正常”段落,已经可以看出老塔拍这部电影并没有“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是经过了吐血般的设计过程。比如那个著名的“母亲赶回印刷厂”段落,无论是叙事技巧、摄影处理、声音处理都达到了非常精致的流畅——与“通俗”,虽然老塔电影里的这种“通俗”仅仅是昙花一现,毕竟他反对电影的“娱乐性”。不过我们还是能看出老塔的功底,因为不是每个大师都能有“通俗”的技巧,而从塔尔科夫斯基的“伊万童年”“安·鲁”中,我看到了他具备某些处理娱乐大片的能力——他的场面调度、渲染技巧完全足够拍出《魔戒》那样的大片场面,只是他不乐意罢了。

上面这一段,只是为了说明老塔的电影,其实都是有着很强的控制力与目的心,哪怕是在这部看上去缺少“控制力”与分不清“目的心”的电影里。所以面对《镜子》,如果你想理清头绪,就多看几遍好了。

| 3,228次阅读
首页

9 Comments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