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 “满城尽”在撤退和两个戛纳

  戛纳的市场昨天晚上结束了,多数人的回程机票定在今天上午。于是乎,戛纳城的人头“忽”地就少了一大半,剩下的和市场相关的不多的人员,最主要的工作也就是收拾收拾残局了。市场大厅不让进了,我之所以还想进去,只是因为那里离电影院和香港帐篷都近,上厕所相对方便点……

  电影节要想热闹,还真得有利可图才行。这些做买卖的都来吆喝吆喝、串串门,电影节的规模“忽”地就吹起来了;他们一撤,立马就憋掉了。光靠好的电影、热情的观众和大明星毕竟还是很有限的,什么“奖项的最后悬念”、什么“60周年大庆”,在以“亿”记数的大宗买卖面前,那些都是白搭。老天爷也很势力,连续晴好了那么多天,今天大老板们一撤,居然又是刮风又是下雨——靠,钞票连“诗意”也能买到吗?

  虽然“满城尽”在撤退,但电影我们还是要看的,这毕竟是一个电影节,不是吗?

  库斯图里卡在《给我承诺》的片尾打上字幕:Happy End,这也许可以窥见他对于这部疯闹恶搞至极的片子的态度。如果你是周星星的影迷,那你也一定会非常投入地享受库导演的这部新片的——实在是乐癫了。我和斯拉夫人交往过,但至今没一个成为朋友的,吵架到是有过几次。库导演疯起来真的是谁都挡不住,当然他的奇怪的想象力也是谁都挡不住的。

  河濑直美的《殡之森》没有让我失望,我只担心西方观众无法接受,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样的电影实在是太简单了,而人物情感也比较难以体会——这是部属于亚洲的电影。日本新导演的片我看了不少了,这么亚洲的真的很稀罕,我会一直关注河濑未来的作品的。我猜,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的很多亚洲电影节,都会争取此片做开幕或者闭幕片的。

  晚上放映“一种注目”的获奖影片《加州之梦》。片子竟然是这个导演的遗作,毫无疑问也是一部杰作,东欧电影现在又强起来了。这是一部罗马尼亚版的《鬼子来了》,并且是当代故事,为什么不进主竞赛?  
  哪个戛纳?

  身处这类大电影节,有时真的会比较糊涂,这个电影节到底是属于谁的?是生意人的,还是电影作者的,还是观众的。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很快得到确认:戛纳不是属于观众的。那么,是不是属于电影作者的呢?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每场放映之后没有导演和观众的Q&A? 惟独记者享有提问权的。竞赛片导演更惨,连放映前向观众问好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摆各种姿势,尽量放轻松走红地毯,供记者拍摄。

  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戛纳:一个是客观存在于法国南部,每天都在放电影,创收以“亿”记的戛纳;另一个则是影像消费的戛纳——电影节主办者和全球媒体合谋编造出来的一个电影圣地,而这个谎言深入人心,继而会滚动出更大的利润。

  刚来那天,我们在街上瞎逛,忽然听到普通话:各位观众,我们现在美丽的戛纳向您报道——寻声而望,原来是西装笔挺的黑龙江电影台的主持人在说话。“台湾之夜”那天,最耀眼的女明星不是杨紫琼之类的,而是一位新人,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有摄影机和照相机跟过去,他们的制片人是非常可爱的人,笑呵呵地坦白说:这些人都是我雇来的,为了发行嘛,你现在明白了吧?

| 2,971次阅读
首页

1 Comment so far

Trackbacks/Pingbacks

Leave a comment

姓名(required)
Mail (required),(will not be published)
站点(recommended)

Fields in bold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es are never published or distributed.

Some HTML code is allowed: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URLs must be fully qualified (eg: http://qing.cinepedia.cn),and all tags must be properly closed.

Line breaks and paragraphs are automatically converted.

Please keep comments relevant. Off-topic, offensive or inappropriate comments may be edited or removed.